当前位置:首页 >探索研究 返回

看现代神手如何让文物起死回生

来源:新快报发布时间:2016-06-21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故宫青铜器修复师王有亮察看修复的香炉
故宫青铜器修复师王有亮察看修复的香炉
赵晓龙与妻子张晓珑利用显微镜对文物的成分进行分析赵晓龙与妻子张晓珑利用显微镜对文物的成分进行分析

  今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火了,随着它在网上热播,这些国宝守护者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不少藏家在关注各类精美艺术品自身的各类价值之余,也开始关注起它们背后的故事,特别是它们是如何经过历史的洗练后而重获新生的。本文特以青铜器、古籍、扇画等文物的修复入手,简单介绍各类艺术品是如何通过修复师之手起死回生的。

  要耐得住寂寞 一件青铜鉴修了一年

  修复青铜器:

  年逾五旬的王有亮是故宫青铜器修复师。与其他文物修复不太一样的是,青铜器修复工作的地方摆放着桌子大小的机床和许多化学制剂,看起来更像个叮叮当当的车间。一般来讲,传统的青铜器修复主要包括几个步骤:整形、碎片拼对、焊接与粘接、补配、做色。根据要修复铜器的铜质,如果铜的金属性质好,则用锡焊的方法将碎片连接成整器;如果铜质不好则一般采用树脂粘接的方法修复。在实际工作中,为保证修复后的效果和强度,多采用两种方法相结合进行青铜器的修复。

  高大上的青铜国宝文物,修复的工艺有时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样神秘。如今修复青铜器使用进口的焊接设备,效率已经提高很多。王有亮指着屋后窗下的一个大铁炉子说,上个世纪80年代,修复青铜器还要工作人员亲自烧煤,并用火钳子一点点的加热、熔化金属,是繁重的体力劳动。

  青铜器的修复工作很多时候需要耐得住寂寞,把几千片腐蚀了千年的金属碎片重新拼接,需要的不只是工艺,更多还是耐心。王有亮举例说:“我曾修复过一件青铜鉴,它有一半几乎都被腐蚀了,散落的青铜碎片锈成一堆。我和两三个同事一起,一点一点剥离、拼上,修了一整年,才将这件青铜鉴恢复原貌。”

  说到耐心,王有亮回忆30多年前时的情况说:“刚来不久,就面临一项艰巨任务,要做一批青铜器复制品,每一种要做50件。”王有亮回忆,当时经常被师傅要求用钢锉、砂布和木炭打磨铜器,一磨一整天,苦不堪言,但是在他的师傅赵振茂先生的引导下,他慢慢找到了工作的乐趣,开始发现每个青铜器独特的美。

  王有亮举例说:“一件篮球大小的青铜器,就有几十公斤重,要把它反反复复地捧在手里琢磨,根据切口、颜色、形状、曲线、弧度对上每一片碎片,急性子确实干不了,时间长了,对手里的这件东西的每一个肌理都非常熟悉,日日夜夜琢磨,都琢磨出感情了。”无论是鼎、壶、爵杯……每次修复好一件器物,把一堆青铜残片,复原成一尊傲然挺立、雄浑壮观的大器时,王有亮都“特别有成就感”,在修复的世界里,他寻得了无限的快乐。

  对于大量的打磨工作,赵师傅要求他们“要磨到跟剥了皮的熟鸡蛋一样”,后来王有亮才明白,因为古代的器物制作工艺就是这样,只有过了耐心这一关,才能真正入门。

  须整洁没残缺 有时要动用显微镜检测

  修复古画:

  在湖北省博物馆保管部一间30平方米的工作室内,几幅上墙绷干的清代山水画和人物肖像依次排开。一张4米乘以2米的案几几乎占满了整间工作室,案几上平铺着绫布、宣纸,摆放着羊毛排刷、猪鬃刷、马蹄刀、竹起子等若干“稀奇”的工具。

  同是文物修复人员的年轻夫妻赵晓龙(男)、张晓珑(女)正在修复一面晚清时期的扇面,赵晓龙手拿羊毛排刷,轻缓地在扇面背纸上来回刷上浆糊。

  赵晓龙告诉记者,一幅扇面经过浸泡清洗、帮边、覆背纸、上墙绷干、全色、打针眼、裁边、镶嵌等上十道复杂的工序,才能修复完工。而这一短则半年、长达一年多的过程,由师父口传心授,皆渗透着老一辈手艺人代代相传的“工匠精神”。

  文物修复的标准是“修旧如旧”,这样的“旧”是完整、整洁,没有残缺,整件文物的环境色一致。赵晓龙谈起所从事的古字画装裱专业一丝不苟,他说,遇到有些古字画一直洗不干净,他就会“求教”于妻子张晓珑,让她对古字画材质进行检测。

  张晓珑负责文物的材料检测工作,通过显微镜等精密仪器分析文物的材质、成分,来判断文物的年代,以及后期用何种化学试剂辅助文物修复。

  对于文物修复,夫妻一定要做到一丝不苟。比如贴春联,赵晓龙一定要自己糊糨糊,粘得牢靠又美观。再比如挂字画,他一定要拿出水平仪测量,但凡发现一毫米差距,就把钉子全部拔下,重新装订。

  防霉变治虫害 数字化让文字“活”起来

  修复古籍:

  古籍是延续文明根脉的重要载体,更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据有关部门统计,目前全国各公藏单位拥有古籍总量超过5000万册,用“价值连城”四个字根本不足以度量我国古籍的珍贵价值。

  许多古籍经过长期的流传,有些是人为的破坏,有些是虫蛀鼠咬,有些是由自然纸张的变化,出现脆化、霉变等“病态”现象特别严重。古籍修复师的工作就是让这些“生病”的古籍“康复”。

  近日,在位于辽宁省图书馆内的辽宁省古籍保护中心,记者看到三四名修复技师正对一页页残破不全的古籍进行精心修复,经他们手的每一页纸张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修复师们细致地完成每一道修复程序,用双手小心翼翼地复原出残卷中的文明记忆。

  在甘肃省博物馆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在纸质文物修复师赵莉看来,文物修复和保护是一场“不允许失败的手术”。从事纸张修复已近40年的她介绍,修复纸张最难的是打浆糊,打出的浆子不能起疙瘩、更不能吸引昆虫,“这就需要用古法和现代化学药品共同制浆子保护”。

  对古籍,直接修复还不够,关键还要“让古籍中的文字活起来”。据了解,大多数古籍收藏单位都通过多种途径展示馆藏古籍,如通过网络向社会发布数字化古籍,影印出版古籍,这些再生性保护工作都很好地解决了保护与利用的矛盾。

  如近年来,辽宁省古籍保护中心逐步将辽宁省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省珍贵古籍名录的古籍放到辽宁省图书馆的网站上,方便市民检索浏览。

  文物修复介绍

  文物修复是一门科学,它包含了很多学科和实用技术。在学科方面,有历史学、考古学、博物馆学、鉴定学、金石学、金属工艺学、化学、美术鉴赏学等。在实用技术方面,有钣金、铸造、鎏金、油漆、陶瓷、造纸、电焊、石刻、色彩等。

  不少文物修复人员表示,文物修复有着一整套的流程和要求。每拿到一件需要修复的文物时,他们通常要先对文物进行一次“全身检查”。然后,再通过高科技的分析仪器,进行病害、成分等分析检测,接下来才好制订下一步的修复计划。在一些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便携式LED摄影灯箱、电热恒温水温箱、电热恒温干燥箱等各类修复“神器”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