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探索研究 返回

窖窟花,厚重而美丽的历史沉淀

来源:中藏网 作者:吉根林 发布时间:2015-08-20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凡是有收藏经历的朋友都常常会看到这样一种场景,在那些街边和小路的一些地方有着许多的地摊,在这些地摊上你会看到一些人,用旧的报纸包着一些充满泥巴的瓷器和物件就地一坐;详装无事,而眼睛却是警惕地盯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从中辨别看哪些人对他那里的东西感兴趣,从而随时准备着向你推销他的物件。

    对此:我们很多人都不以为然,一定认为那都是一些个卖假货的地摊族。无非也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为了生存,把从东面拿来的东西,拿到西面来卖,从中赚取一些差价而用以维持他们最起码的生活消费,仅此而已,别无它图。平时这些人或因为某种难以诉说的原因大事做不来,小事又不想做,而就摆地摊而言,既自由懒散,又无人管束,悠哉悠哉,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的说法,虽然属实,其实是也有一些不妥的,有经验的收藏者都知道,收藏就是一种相辅相成的游戏。起先是因为你不懂,花了大价钱,却往往去买了假货。而到后来一旦你入了行,进了庙,却又能花小钱而买到真东西了。所以,这就是说:拥有收藏方面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的经验,是收藏领域里的二项法宝。在收藏过程中,甄别决定你的成就。选择决定你的境界。收藏,玩的就是我懂而你不懂。但如果事态只处于他懂而你不懂的时候,那么你就只能花真钱去买假货了。

    其实,地摊上虽然说假货颇多,但也不乏常常会有一些真品好物件,而且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还可能遇上那么一二件高大上的极品好货。说句不中听的话:即便有时候你在拍卖会上花一二百万买来的,你认为是真品的高级物品,也未必就一定非能比地摊上几百元买来的东西更为货真价实。而这其中的奥妙:就看你手中有没有金刚钻了。

    世界上万事万物;孰是孰非,孰有无常,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一个非---常理性。收藏也一样,地摊货虽假,但拍卖公司的东西也未必就一定都真。因为,这些年来拍卖纠纷案的事实就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而地摊货虽然不能说样样都好,但它却也时不时的会出现一些个好东西。尤其最近这一些年来,由于社会的浮躁和纷乱,在那些个我们看似不起眼的地摊族手里面,常常也都会冒出一些个精品高大上的真货。其中的道理我不说:你懂的!

    但对于大多数地摊族而言,由于文化程度的缺失,和知识范畴的某种局限性,再加上生活诉求的迫切因素,他们选择做这一行,其实也就是和选择做生意一样。至于那些东西的真假,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不太重要,其重要的一点则是只要能赚钱就行。再说了,这些无根无溿的流通物件,其真假错对的程度,对于一般人来说:原本也是不可能说得很清楚的。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懂行的有心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天上掉馅饼)也许你就能在地摊上捡到一个金豆豆。

    本人也算是运气好吧:哈哈,在刚刚看了某一期鉴宝栏目介绍的《元代戗金五彩》后。随即又在网络上查看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在没过几天的情况下就碰巧撞上了这件珍贵的宝贝。那么,可能有人就要说了,你怎么就敢肯定你所收到的这件东西它就是《元代戗金五彩》呢?说实在话:其实,起先我也不敢断定它一定就是《戗金五彩》的。我之所以敢断定它是《戗金五彩》是因为我看到了它上面的《网格纹窖窟灰》。而这种《网格纹窖窟灰》对于我来说却又是有着 ‘曾经沧海难为水 ’的收藏渊源的。

    而且,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网格纹窖窟灰》经验的验证和认可,我还同时从这只瓷器的造型;瓷釉的釉色以及支烧的痕迹,种种情况上判断:认为戗金五彩瓷器的制作,可能比元代还要更早,或许要追溯到宋代。因为,在这只戗金五彩瓷器上所反馈的一切信息,它均只符合宋代瓷器的特征,而不是元代。所以,我是根据《网格纹窖窟灰》的依据指向,才能判断它的确就是戗金五彩的。

    当然,在我的收藏经验里,这种《网格纹窖窟灰》的纹饰,可不是一种寻常的纹饰!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位名人或专家,署文论述和肯定过这种《网格纹窖窟灰》它对中国高古瓷的研究,以及收藏文化的提高,和瓷器鉴定工作的重要意义。可既然是由我的拙智,让我今天有幸感知和认识到了它的存在,那么,我希望一个新的收藏认知的新天地就从今天开始吧。

    《网格纹窖窟灰》的呈现,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网格纹窖窟灰》存在的认可,则是对于中国收藏界和瓷器鉴定业,在认识和鉴别中国历史上的高古瓷方面,以及对文物收藏领域里面一些难题的解释,是一种认识上的更新和进步。当然,可能由于种种原因一些专业方面的专家和学者一时还难以接受。但是,对于《网格纹窖窟灰》的确认,我们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以事物的实践为依据;以科学的推理作铺垫,以客观的事实为前提,“孰是孰非”,我们都应该承认它!承认它的存在,对中国高古瓷的研究和甄别,以及收藏文化的提高,会带来一种全新的开拓性的意义。

    对于一般的收藏爱好者来说:在做收藏的初始阶段,我们都曾经碰到过一些让人头痛的事情:地摊上的那些充满泥巴的青铜器和瓷器,常常让人看了眼花缭乱,满头雾水和不知所措。而地摊的摊主们一般都冠以“出土货”来回答你的质疑。那样,在不知道所以然的情况下,在某种程度上它就有可能会混淆你的视听,迷乱你的方向,使你失去正确判断事物的目力。

    而在现在想来,其实,在那些林林总总的泥巴群里,就极有可能也存在着带有这种《网格纹窖窟灰》的某些物件。是因为了我们的无知;因为了我们的短见,因为了我们对事物因果关系所缺乏的那种深度的追究。而错过了许多与历史上高古瓷的美好邂逅。这不得不说是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当然,也有很多的地摊族人,因为不懂;因为追求物件的卖相,而把那些表面充满窖窟灰的瓷器洗刷一新,以使其让人看了醒目,希望能达到卖个好价钱的目的。而象这样同样脑残和“暴殄天物”的事情我也曾同样做过。记得那是我曾买过的一件宋代剔刻花(孔雀蓝釉的敞口碗)。其上面就存有这样的《网格纹窖窟灰》的纹饰。尽管那碗的花纹纹饰相当漂亮!而就是因为我不知上面那层“{灰土)”的所属,我竟把它悄悄地洗掉了。后来我发现我是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呵。这就是我前面提到过的“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一件事情。

    那么,下面就让我们来具体的说说这《网格纹窖窟灰》吧。
第一《网格纹窖窟灰》它到底是什么?  首先,肯定它不是泥巴,它和那些为了造假而涂抹在瓷器表面的泥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它只是空气中的(微型颗粒)尘埃,确切地说它只是一种空气中微型颗粒在物体表面上的附着物,它和那些为了造假而涂抹在瓷器表面的泥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它们之间没有丝毫的共同之处。

    其次,《网格纹窖窟灰》是沉淀物,它和那些为了装扮瓷器而涂抹泥巴(使其呈现出土模样)的行为是格格不入的。因为《网格纹窖窟灰》的形成,它不可能通过涂抹而获得,也不可能通过人工绘画去绘制而得。《网格纹窖窟灰》的形成,是岁月的长河通过漫长时间的积淀。是悠久历史的尘埃,在瓷器的表面和内里,通过一点点;一点点,一丝丝,一丝丝地,天长日久的沉积,最后才形成这样一道道让人”叹为观止“的,美丽的纹饰。

    更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每一条纹饰的呈现,都只是存在于瓷器开片的地方(而不是所有地方)。是以微型颗粒的堆积的形式,在瓷器的开片处,形成一种凸起的土丘状。不管是在瓷器的外表,还是在瓷器的内里,只要是有裂纹开片的地方,就会有这种(网格纹窖窟灰》出现。但却又不是如瓷器的釉色一样整个均匀地平铺在瓷器的表面。

    尤为重要的一点是:在某些瓷器的口径相当狭小的情况下,里面的这种《网格纹窖窟灰》也都和瓷器外面的纹饰一模一样。丝毫也不见减少和拉漏。(因为本人还有一些宋代瓷器由于器形的不一样,比如小口的花插。里面都同样呈现出这样的纹饰)。这样,它就给了我们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证据。造假者在这一方面是无法做到的。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一个相当封闭的窖窟空间里,由于空气中微型尘埃的那种微乎其微的运动,要在瓷器所有开片的地方,积淀成一个如开片纹一模一样的土丘状纹饰,其难度是何等可想而知的。更何况是,要在一个口径相当狭小的瓶子的内里。画吗?那是闭着眼睛说话,(因为这不是鼻烟壶)。况且,画上去的纹饰和这种自然沉淀的纹饰明眼人是一看便知的。所以,我敢肯定地说:《网格纹窖窟灰》的形成,它唯有通过长时间的沉淀,只有长时间的沉淀,才能够形成如今天这样美轮美奂的蝉翼纹般的图形纹饰。

    再有,《网格纹窖窟灰》的形成,它必然是在某一种特定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外加瓷器本身所含有的某一种特性。(比如瓷器胎质中的磁性,和空气中微型颗粒的某种附着选择)等等。因为我们知道,在通常情况下,路面上空气中流动尘土的积淀,总是在存有沟坎的地方更加多一些。这就和窖窟灰为什么偏要选择在开片的地方附着的道理是一样的。更有可能的是,胎土中的某种特质(磁性)在此种沉淀过程中也起着某种特定的作用。

    还有就是一种大家都比较熟知的现象,那就是:在明清时期的几乎所有墓葬出土器物中,这种《网格纹窖窟灰》的纹饰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而只有在宋代瓷器和唐三彩这一类的器皿上才能够看到《网格纹窖窟灰》的出现。那么,这说明了什么?  这就说明:是时间与瓷性!只有时间和瓷性二者合一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是造成这种《网格纹窖窟灰》出现的关键所在,瓷性决定它附着的条件,时间决定它附着的过程。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瓷性没有问题。假设明清时代的瓷器也能够呈现这样的纹饰,那么,为什么在所有的明清时代出土的物件上我们都没有看到过这一类纹饰呢?那就只有另外一种解释了,是时间!是时间的局限性妨碍了这种纹饰在明清瓷器上的出现。是沉淀时间的不够,才导致了明清瓷器上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纹饰。

    而我却更倾向于认为瓷性才是更能解释这个问题的关键所在。因为明清时代的瓷器,它已经发展成为了,纯瓷瓷器的时代特征了。而唐宋时代的所谓瓷器,其性质还处在一种陶和瓷的转型阶段。有很多瓷器都还处在半瓷半陶的状态。在其瓷器的实质中包含了某种明清瓷器所不具备的某些特殊成分(比如瓷器陶质中的磁性成分)。这样,就决定了只有在唐宋时期的窖藏陶瓷(唐三彩)和半陶半瓷)的宋代窖藏瓷器的表面,我们才能够看到这样的《网格纹窖窟灰》的出现的道理。

    另外,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因为,我们可以想象,要想让空气中的尘埃,在瓷器表面开片的缝隙处,慢慢的沉淀形成这样的纹饰,在那种相对封闭的窖窟空间里;在那种空气本身就很稀薄的情况下,空气中微小颗粒的流动应该是微乎其微的,甚至不动,而处于静止状态。要想让这样的一种空气状态在瓷器的表面形成那样的窖窟灰纹饰,就一定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更何况还要在瓶子的内里同样也塑造出这样一种美丽的图案,其对时间长久的需要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我认为《网格纹窖窟灰》的形成,时间和瓷性两者是缺一不可的。因为,如是离开了瓷性,那没有磁性的瓷石制成的瓷器,灰尘或许根本就不会选择在开片的地方堆积和附着。而明清时期的瓷器上之所以看不到《网格纹窖窟灰》的出现,如果究其原因,很可能根本就在于此。而如果缩短了瓷器在窖窟中存放的时间,则又缺乏窖窟灰在形成过程中所需要的时间要求。这样就说明时间和磁性在《网格纹窖窟灰》的形成中,两者非缺一而不可。

    综上所述,这就是我认定《网格纹窖窟灰》是一种不可复制的历史沉淀的依据,这样的一种事实存在我想它应该是无可辩驳的。我们应该坦率地承认它,承认它对于辨别瓷器的真伪;认识瓷器的产生年代,和研究瓷器的发展历史,都应该是一种有力的事实佐证。同时也是一种会说话的历史事实依据。 -------美丽的《窖窟花》请接收我们对你的深深的敬意吧!

    后记:本文开头的题目语,本来我只是想把它称之谓:《窖窟灰》的,但是后来想想这样的名字似乎有点晦暗,不能够体现出它研究价值的重要性。更不能体现出它的那种深刻的人文历史的内涵,和瓷器唯美层面上的那种美轮美奂的寓意,遂改用了《窖窟花》这个名字。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对得起古人“天工造物”智慧的结晶;对得起历史赋予它的那种厚重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