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探索研究 返回

北宋清凉寺汝窑遗址的考古学研究

来源:中藏网专稿 作者:朱爱民发布时间:2015-05-06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全面揭开2000年“汝官窑考古新发现专家研讨会”纵深内幕,彻底推翻所谓“汝官窑”之定论。

    “经过新中国考古界三代人半个多世纪的努力,我们已完成陶瓷考古工作者三代人的一大夙愿——全面揭开了清凉寺汝窑神秘面纱”,专家们说,“为寻觅汝官窑遗址是当今考古专家梦寐以求的理想”。然而,在中国宋代陶瓷文明文化史上又从未建置过“汝官窑”,也更未有过“汝官窑”之编制,又从何而来大约20年在汝州建“汝官窑”之史呢?!这所谓的“汝官窑”只不过是2000年10月17一18日“宝丰清凉寺汝官窑址考古新发现” 暨新闻发布会与会专家们在理想中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而已。所以说,此学术结论己是完全背逆历史,有歪曲篡改甚至有颠覆历史之嫌疑。我们就从以下两部分全面彻底地去研究、论证、推断与破译,还清千年汝窑的本来历史面目。

    笫一部分:

    所谓“汝官窑”之定论与“汝官窑”神秘面纱被全面揭开的学术结论,笔者不敢苟同,其理由与历史铁证就有如下31条来为汝窑鸣昭。

    1、“汝官窑”之定论历史依据不明确,而不能成立。民间的汝窑为宫廷烧制供(贡)御器就能称其:“汝官窑”吗?假如女性穿上男性服饰,那就能改变其性别吗?那么,在北宋期间就有十多家曾为宫廷供(贡)过御器的著名窑口,显然都不是:“宫中自置窑烧造”,今后就可将其所有供(贡)御窑口,都去改称:“耀州官窑”、“定州官窑”、“钧州官窑”……

    2、在对待清凉寺汝窑遗址和汝窑作品的认识和观点与立场上,专家们己将“神秘面纱”戴扣到所谓:“汝官窑”之头上,这并不符合窑址的考古现实与历史的文化史实。虽然说,汝窑作品非官制,但已是超官胜似官窑之现实。由此说,我们一定要认真去考证和研究汝窑作品所能够达到出类拔萃,唯一拥有的玛瑙入釉而才能独占鳌头,其文化内涵所体现出的工艺文化高贵品质和它独有的文化艺术风格,及整个汝窑产品质量是至高无上的,由它自身的工艺文化素质,以及它的文化个性和它的文化精神与所蕴藏的文化深度,故邃古博大而无与之争的,而这才受到历代帝王的推崇和喜爱。所以说,对汝窑的认识更应该从综合性全方位的历史科学角度,去认识、考证、再去评价与研究的。

    3、 历史文献表明,汝瓷是民用商业性窑口,属供(贡)瓷的历史记载与史实。笔者找遍了中国所有古代典藉资料与历史文献,都没有找到和发现有相关的从宋太祖至宋徽宗期间的六位皇帝有诏令建置“汝官窑”或将汝窑编制到“官窑”行列中的只言片语。如《汝州全志》载:宋高宗绍兴二十一年,幸清河郡王张俊第,进奉汝瓷器十六件事。以及南宋顾文荐《负宣杂录》云:“本朝定州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瓷器”。南宋人周辉《清波杂志》云:“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南宋人陆游《老学庵笔记》云:“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唯用汝器”。以上历史文献也足以说明汝瓷是当朝民用商业性窑口,属供(贡)瓷的历史记载与史实。由此说,而从宋代至清代文献中均都以“汝瓷”而名之,而历史就己决定了汝窑是民用商业性质与它的有供(贡)御历史使命。而到是在南北宋的“汴京”与“修内司”和“郊坛下”官窑,在历史上都有相关的“官窑”而名之和诸多文献的明确记载。

    4、在宋代君臣对于官窑所烧造出的礼、祭、供器的神圣性,善后处理是非常严肃和严谨的。但是在所谓“汝官窑”遗址而并没有找到“依在京例措置”,像用“二宋官窑”来对待等外和残次品以及有瑕疵的脚货产品,将其砸碎用礼制方式黄土层层掩埋的,事过贯例去集中销毁处理的掩埋坑。所以说所谓“汝官窑”烧造区和瓷片坑,以及瓷片堆积文化层,在当朝历史上并没有发生过,而且在窑址中被砸碎的基本都是残废无法销售的民用商业产品。倒是汝窑成品它在为宫廷“供御拣退”后或不在计划内所生产的大量作品,有外卖内销的尚方特权,来解决名扬海内外“近尤难得”,社会供不应求的商品紧缺矛盾。而在当今民间收藏中的汝窑,即是谓之“汝官窑”的作品已大量涌现,而都己得到窑址文化标本的佐证和历史文化的充分证实。

    5、修内司遗址24个掩埋坑内的产品都是有意砸碎后去掩埋,其产品专供宫廷使用是属单一性的,釆用黄土层层掩埋,将稍有点瑕疵的礼、祭、供器等等的脚货产品,而都被砸碎不准流入民间,在拼接还原的作品中就达到800多件器。而在宋代“自置官窑” 有专门的礼仪组织,去处理而用于掩埋礼器的制度与处理方式。在《宋会要辑稿》礼一四之四一则记:“ 以尊奉神灵, 故记曰……祭器蔽则埋之……示不欲亵也”。而清凉寺汝窑烧造区所经历了长达300多年的烧制中,所能拼接还原的就达到4000多件计。特别在北宋仁宗庆历年以后,所烧坏被砸碎的都是“陪绑”、“陪烧”,都己成为残废无法销售的商业产品物证(图30)。而并不是专家们所说的:“由于汝官窑瓷是专为皇室之用,……而因其为皇室生产的特殊性,烧出没有被选中的瓷器,悉数砸碎毁掉,至使成器很少”。就此唯心的学术结论,不但汝窑遗址科学证据已不能再去支持,而民间竟有大量没有被砸碎所谓之的“汝官窑”又层出不穷地出现又如何去解释,虽然与会专家们己不能再去自圆其说,但对大陆体制内的一些有话语权大小权威专家与一些名流学者们,都己将此等谬说当作最时髦最权威性的理论,都跟着在著书立说争相引用可見其流毒之深。甚至,还将这一套路上的原板谬论引用于供(贡)御钧窑的研究上去了。说什么“官钧是皇权钦定、限烧、禁止民间生产和使用、拣退后砸碎深埋”等等荒唐幼稚的谬论还在发扬光大。

    6、南宋修内司与郊坛下官窑,是“依在京例措置”, 由此历史证明,“官窑”即就是“宫廷自置窑” 烧造,与历朝历代民间的“供御窑”以及“进贡瓷窑”是有着原则上和本质上区别的。不能因为张三制作了金冠穿上皇帝龙袍即就能成为一代帝王。所以说,在宋代官窑也只有:“汴京”丶“修内司”以及“郊坛下”官窑。而汝州地区的“汝窑”与“张公巷窑”和“文庙窑”等都是供御(贡)窑口,决不能再节外生枝去标新立异,将它们改称“汝官窑”、“张公巷官窑”以及“文庙官窑”……。由此而立论,“官窑”与“民窑”瓷文化所表现的性质与属性,它们是属于二种物质文明与文化,又是建立在由二种政治制度下的工艺文化所产生的历史产物。

    7、就在宣和五年之前,朝廷又在汝州“收编”了二处供御窑口,即汝州“张公巷”与“文庙”窑。 其二窑新产品和清凉寺汝窑是一脉相承,并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北宋宣和五年间徐竞奉使高丽国时,高丽国人高度赞赏,称之谓“翠色汝州新窑器”,这同时是针对汝州境内供御汝窑“旧窑口”而言的。由此说,在文献陶尊中载:“陶器之青者,丽人谓之‘翠色汝州新窑器’,越州古秘色,大概相类…以作宫用”( 图31)。

    8、在2000年举办的“汝官窑考古新发现专家研讨会”上,专家们凌驾于历史之上很霸道地将史称的“翠色汝州新窑器” 即 “张、文”窑口,无缘无故“绑架”到所谓“汝官窑”麾下。又将清凉寺“汝窑”荒谬地篡改成“汝官窑”。又将生产“翠色汝州新窑器” 张丶文 窑口強行“拆迁”到清凉寺去“定居”了。甚至还将汝州张、文窑口的“翠色汝州新窑器” 工艺文化产品的“专利权”和“荣誉权”, 竟然被专家们擅自“赏赐”给所谓“汝官窑”。

    9、徐竞奉使高丽国所携带的汝州张、文窑口的“翠色新窑器”青瓷作品,又与著名的高丽国瓷釉色酷似,和吾帝国当朝越窑和龙泉、耀州以及汝釉等等都有近似,并集聚有诸多窑口青瓷釉色之上的,汝州新窑器而奉使高丽国来标榜、炫耀大宋帝国青瓷翠丽国魂之特色的: 汝州张、文窑口的“翠色新窑器”,要更胜高丽国瓷一大筹码的历史文化密码诠释,吾祖先大宋帝国学者们的高度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怀永垂史册。

    10、关于“汴京官窑”就是“汝官窑”的认识,还有一些业內著名专家与权威学者们对此己聚讼不止,由于“汴京官窑”遗址己在黄河水下七米深处无法再去寻觅到,由此否定了它的历史真实存在性,从部分出土与传承作品现实存在的“大宋官窑”(图39)与“汴京官窑”(图40)的纪铭款标准器,可作为重要的断代历史见证。南宋顾文荐《负喧杂录》明确提到:“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与叶寘在论到内司官窑时,是“袭故京遗制”。所以说无论是从历史文献或实物遗存和汝窑遗址来相互佐证,在北宋时代只有一个“官窑”,即是“汴京官窑”或称“大宋官窑”。再说,“袭故京遗制”,故京(故都),即是国都的汴京(汴梁),又怎么会突然在汝州而冒出的一座“汝官窑”来了呢?

    11、 南北宋官窑和供御与进贡窑口的半成品,在入窑炉烧制产品安排上是有原则性区别,当朝官窑原则上是官不搭民烧制的。所以说,官窑而无法去选择的是,所进窑炉的半成品,都会受到炉膛内所处的环境位置制约,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 其礼、祭和供器的残次、等外或有点瑕疪的脚货类作品都会被统统砸碎,而决不准流入民间的命运己被注定。但都会享受到被礼制蔽则掩埋、示不欲亵的皇家特殊待遇。

    12、汝窑厂为皇家供御所烧制的产品,窑工们也不可能去放置到窑口旁或炉膛边、烟道口、通风口、隔火墙旁等等欠佳窑炉床之地位上的,所以说,在汝窑瓷片堆积坑中所出现几乎都是被烧制串烟,半边有窑火不均或窑火过猛变型致残及釉面粘联或釉面沾流及釉面瑕玷和大面积漏釉等,按窑工们经验积累和烧制工艺常识,像此类供(贡)御的皇家产品,也绝对不会出现类似上述情况的。退一万步去说,即使窑方所提供的供(贡)御作品中,就认为有次品和瑕疵脚货在內,御拣退后也不至于被悉数敲碎掉呀!厂方可有至高无上的內销和外卖的尚方特权。而专家们所谓:“拣退的供(贡)御作品而不得流入民间或禁止民间使用,必须悉数砸碎的皇权政策”。严格的说,这主要是针对当朝“自置官窑”所烧造的礼、祭、供器作品而论的,所以说即使在二宫所庋藏的所谓“传承有序”南北宋官窑与谓之的“汝官窑”藏品中,竟有百分之三至四十有瑕疵的脚货铁证(图32)。就是在乾隆帝时代所御退的脚货产品,唐英奏请,帝御批曰:“黄器如所请行,五爪龙者外边常有,仍照原议行。”

    13、清凉寺汝窑就有所不同了, 因为它独享“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之尚方特权, 而汝窑厂可按贡御图样和供单、品种和数量及质量要求等,可以多生产于数倍或数十倍的最优秀产品, 专门供皇家钦点监窑典御官在窑场拣退,让其百件而取其一、二者,看不中、而不理想的作品,拣退后可作为商品瓷去自由流通的。所以说,也正因为在当朝的汝窑厂有为宫廷供御的尚方特权,有它的特殊性与神圣性,以及汝窑作坊所能为民间生产商业用瓷的优越性与自由性,二者性质可规范统一、严格安排、科学管理运行操作生产,厂家也根本不需要多此一嘴对供御与商业产品另行去划分烧造区。果真如此,也就更不可能再去保证供御产品件件都是优等甲品,由此将会造成绝大部分供御产品达不到合格率,或面临有部分产品将被烧至残废竟被砸碎的可能性。这才会真正出现:“汝官窑”“烧造区”和“瓷片坑”以及“瓷片堆积文化层”。再换句话说,供御产品在享受特殊待遇情况之下,即使出现“偶然”有瑕疵或残废率,但决不会发生“必然”,即就在月内或年内连续发生过“偶然”的几次即使将窑炉产品全都烧残废,其中一炉也只不过是夹杂一、二十余件供御产品被砸碎的可能性而己。所以说,这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知识的高度汇聚与高度概括。唯物主义哲学理念与社会生产实践知识和理论相结合过程中,也就不会再出现上述所谓“汝官窑”烧造区与“汝官窑”瓷片坑和“汝官窑”瓷片堆积文化层;这就是人类历史自然科学所造就与赏赐的必然成果。

    14、汝窑遗址己清理出20座窑炉,这是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在窑址考古学发掘中,也是发现最多的一处供御窑炉作坊的生产基地。假如说,每天只用一座炉子,来安排炉膛中心最佳位置去生产10一20件供御作品来烧制,一个月也就能完成300一600件的供御优质作品了。所以说,为供御(贡)最高等级的产品,其烧制后残废品的机率也就几乎是零了。如再从另一层角度去逻辑推断与分析研究,绝大部分被御拣退已流入到民间的汝瓷精品,原则上说,而与贡(供)御瓷的挡次基本是不差上下的。而又为什么二宫所庋藏谓之的“汝官窑”以及二宋官窑中竟有百分之三至四十是脚货的表现,归根结底这就是因为千年历史以来的遗案所作下的余孽。再说透彻一点,以上这些脚货都是汝窑厂原生态御拣退的所谓“汝官窑”作品或者本身就是该厂商业产品瓷。而二宫所庋藏二宋官窑脚货也并未被砸碎唯物证据,原则上说,它们并不是用于礼、祭、供器上的逻辑推断。而汝窑厂是因为它有“唯供御拣退”的尚方特权,在历史上的某一天它们又从民间而荣幸被回流到宫中来入伍充实,这是唯一的历史密码诠释。

    15、汝窑厂用20座窑炉也只能去生产了20年,无论它是为供御或为民间商品用器的双重任务下,那当朝汝窑厂己是盛况空前超群绝伦了,也应该是有着天文数字的精美产品而己流向宫廷与民间。但是在南宋初又为何就有“近尤难得”之叹呢?!这是由于金人的抢劫和灭绝人性的破坏力与对物质文明与文化的毁灭性所造成在地面上汝瓷几乎十之八九被毁灭贻尽的历史原因。南宋初汝窑作品就己珍如供壁,有价难求了。在南宋人周密《武林旧事》中就有一份绍兴21年,高宗的宠臣张俊向高宗进奉礼物清单中的汝窑瓷共16样小件弥足珍贵的汝瓷作品,这就成为南宋当朝才有汝窑作品可与“商彝周鼎”比贵之说。由此可见,隨靖康之耻后皇室在金兵的追袭下仓皇南渡时,北宋时期所烧制的祭、礼、供器都已丧失殆尽或无法带走的历史原因与事实理由。在《宋会要辑稿》礼二四之八七一八八载中又已佐证了这一点:“绍兴元年明堂大礼,绍兴府烧变制造到殿上正配四位祭器……今来开坐到祭器名件,并合创造,乞命太常寺图画样制下两浙转运司,令所属州军均摊制造。所有陶器乞下绍兴府余姚县烧变,并乞于大礼前十六日起发赶太常寺送纳。而又在绍兴四年朝廷于抗州再行明堂大礼,急需七千余件,皇令绍兴府余姚县烧变”。所以说,那易碎的前朝四大名窑在地面传承上几乎都己伤失贻尽,特别是青瓷之首汝为魁的作品,在南宋早期更是近尤难得了。而皇室需求礼、祭、供、陈设、收藏和日用等等,而都出自于宠臣们的献媚进献和对民间的大肆去搜刮,所以说,二宫内所庋藏南北宋官窑与汝窑中竟达到有百分之三丶四十的脚货而都是历史上的民间的回流。尤其是民间对于万年不烂的陶瓷文物,用各种办法和各种方式去隐藏和隐埋,在现今大开发机遇中北宋四大名窑有大量的出世,都己充分反应出当年的历史背景与现实。

    16、汝窑遗址科学考古发掘的结论是:民用商业性窑口,但享有供(贡)御的荣誉身份,而宋史也早己有文献定论。在汪庆正著《汝窑的发现》中也有这样认为:“清凉寺汝窑是一处烧造品种丰富,延读时间较长的民间窑场。它的性质同定窑相似,即在大量生产民窑用瓷的基础上,因其烧造精良,进而被宫廷选中,奉命烧制御用器物一一汝官瓷”。然而,它的作品在民间的存世量与当前所出土数量,与它20座窑炉所生产、流出的庞大能量部分作品己出土面世,结合汝窑遗址瓷片坑所能拼接的4000多件器样,都已得到汝窑遗址标本的类比佐证和历史文献的相互证实,汝窑的产量已创造出当朝历史最高纪录,已是不争的事实,尤如当朝民间所言:“清凉寺至段店,一天进万贯”是真实可信的。

    17、在汝窑遗址文化层中,专家们已无法寻觅举证到,是以显示皇家供御用礼、祭、供器或宫廷陈设和生活用器等等的器皿标本,而完好无损或有点瑕疵的脚货产品竟然被御拣退后砸碎,所能找到而存在的仼何线索和丝毫证据与蛛丝马迹。虽然说,遗址中也曾出土有模印龙体等装饰,己烧制残废被砸碎的仅及个别产品,如果以此“绑架”去咬定这就是“汝官窑”烧造区、瓷片坑与瓷片堆积层是否太过於牵强?而在北宋时代的定窑(图33)、钧窑和耀州窑遗址, 以及在1953年北京广安门外出土了大量的耀州窑龙凤纹盘碗贡瓷碎片。所以说,在汝窑遗址并未找出所谓“汝官窑”生产区和瓷片堆积区与瓷片坑及瓷片文化层的历史文化现实体现,以及更无法再找到所谓“汝官窑”历史现实表现与实质性的“自置官窑”充分理由。

    18、无论汝窑是为官廷供御还是民间商业用瓷,其所有作品都反应了当朝历史科学工艺文化信息,其釉色单一性和稳定性,相对说基本是一致的,在古代对烧制天青单色釉就有“难于上青天”之说,而历史上就有多部文献云:自南宋以来的历朝历代都曾效仿过汝器,也都没有达到乱真的先例。就科学发达的今天汝州朱立文效仿汝瓷,用传统的工艺方法已历经十二年,上千次的试烧才终吿初歩成功。但是其作品也只能外表形似而没有神似,而绝对达不到北宋汝窑内在的文化内涵和历经千年沧桑的文化神韵。

    19、而清凉寺汝窑遗址的作品无论供御或民间用瓷,都是纳用汝州青凉寺附近的青岒镇界与黑老鸹沟等地所盛产玛瑙石矿,而入釉后所产生高雅天青之色,和温润如玉的艺术效果,其内外加工与内外施釉一丝不苟的工艺艺术表现是无与伦比的。所以历史说,青瓷之首、汝为魁并不是虚名的。如我们再参考佐证北宋时代的:越、官、钧、定、易丶张、文、龙、景、耀、当阳峪的青瓷与单色釉,以及北宋咸平时代各类单色釉以及薄胎柴窑瓷(图34),与明道型各类青花、斗彩、绞胎加彩瓷等等官、民窑作品(图35),其时代的个性与工艺文化艺术水平也都是出类拔萃的。以及北宋时代的四大名窑,整体工艺文化素质和工艺文化作风,就是在南宋与元代和明清各朝都是无与伦比的。而汝窑作品所表现出的绚丽高雅的品质,而在当朝的仼何窑口都不可与之比拟的。那至高无上的雅韵内涵,自宋以来几乎让所有文人雅士所倾倒。

    20、考古学的理论基础研究,还应该去尊重与考证和研究历史文献上的理论学说,对于汝窑遗址的考古学理论研究和性质与属性上去定性,而决不能置历史文献和汝窑遗址科学证据而不顾。历史上汝州境内窑口与同朝拾多家都曾向朝廷供(贡)御窑口的身份都是一样的,这不过汝窑在当朝历史地位上为“青瓷之首,汝为魁”而己。而从宋史至清代文献中均以汝窑而名之,南宋人周辉《清波杂志》云:“…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 由此可知:“汝窑虽不同于专门为宫廷自置的官窑,但接受官督,有令则供而己”。

    21、 在清宫內务府绘以彩色《陶瓷谱册》文献中的北宋汝窑和钧窑,而均以:“宋汝窑舟形笔洗” 和“宋汝窑螭龙洗” 以及“宋钧窑花式盘”……来著称的学术瓷釉种名称。在清代宫廷已传承与延续,还特别尊重了吾祖先原始学术名称, 也并未将始称汝窑与钧窑篡改成所谓:“汝官窑”或“钧官窑”……。

    22、自乾隆帝登基后,此处作为肇祥之地而升为宫、名重华,将庋藏于“重华宫”的稀世精美绝伦的“北宋官窑”效仿汝釉,其仿釉而不仿胎,镶嵌有稀世名贵七颗七种彩色宝石,而豪华、美丽、精绝传统工艺艺术文化的传承就表现在梅瓶和六方贯耳瓶之上,而由清宫造办处玉匠篆刻填金并有御题诗曰:“汝州建青窑,而学柴周式,己不可官。” 由此说,史称:北宋“官窑效仿汝釉”而再学“周柴式”,而谓之:汝,己不可官,是非官也。(图38A)。

    23、北宋清凉寺汝窑天青釉贯耳瓶原珍藏于白塔寺,是乾隆八年(1743)改为“永安寺”,乾隆传旨玉作篆刻开光填金“永安寺用”, 并“御题”诗一首:“汝州建青窑,而学柴周式,柴已不可得,汝尚逢心弍。”这就是乾隆帝时代对汝窑在学术上称呼早己有延续和官方定论,北宋官窑与汝窑而学柴周式,汝窑“己不可官”而并不是“汝官窑”的唯物理论证据与学术名称就己表现在此。(图38B)

    24、 由乾隆帝下诏从宫中各处藏书中选出善本呈览, 列架于“乾清宫昭仁殿” 内收藏。 乾隆四十年(1775年), 命诸臣在“昭仁殿”后室另特辞出一小室, 赐名“五经萃室记”于此同时,乾隆帝将最心爱的绝世珍品:“汝瓷花口瓜轮瓶”陈设于殿内, 并御旨造办处玉匠于乾隆四十二年(丙申),破釉篆刻填金“乾清宫昭仁殿用”, 并御诗一首: “汝州建青窑, 珍学周柴式, 柴己不可得, 汝尚逢心弍”。“乾隆丙申秋御题”。“古春”玺印。这就是乾隆帝在对待历史上珍稀汝窑瓷,而学周柴式历史文化艺术涵意,珍稀名贵与学术名称和工艺特征都说的很清晰明确,并充分肯定与尊重和对历史传承文化而给于了全力保驾。(图39)

    25、在大宋绍兴元年历仼福建巡抚周公昉字明远,享年七十有三,晩年哀子遵公于属下葬:“宋青花瓷、哥窑瓷以及汝窑瓷一共九佰九十六件陪葬于祖坟山东地乃吉也”。大宋乾道七年六月。(图50)从周公“将军府”青花瓷葬牌中,在南宋初期就己继承与延续有“汝窑瓷”釉瓷种学术名称,结合宋代当朝历史文献,对汝窑和汝窑瓷的身份己验明正身,在学术上定性是民间商业窑口有供御任务特殊身份,而非宫廷“自置官窑”编制。

    26、2000年“汝官窑考古新发现专家研讨会”,与会专家们则主观性认为己寻找到梦寐以求的,所谓:“汝官窑”遗址之定论,已欺骗和颠覆了历史,并误导了世界陶瓷学术界与考古界和研究界及收藏界,并教唆与毒害了体制内中青年专家与学者们,以及本料专业院校师生与下一代文化工作者的接班人。造成误导主要有以下六条重要因素:

   (1)来自全囯最著名考古学者与古陶瓷专家们并没有专心去学习、好好去理解、细心去分折、彻底去研究和努力去考证,而认认真真去破译与彻底去解开,宋代科技发展文明史与宋代文明文化史,和北宋陶瓷工业全面发展的科学文明文化进步史,己全面形成四大名窑与八大窑系,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历史上都是首屈一指无与伦比的,所以说汝窑的见长是非官、胜官、而超官,而与它的文明与文化博大精深并非是历史的偶然,我们应全面去考证与破译和研究宋代科技发展史与陶瓷工业文明文化的基因密码。

   (2)对汝窑遗址文化层科学考古发掘中的唯物证据,理应作为学术理论研究上的文化依据和理论研究上的重要基础,进行严密和严谨的逻辑推理与科学性论证,进行划时代的研究。

   (3)对当朝汝州境内的汝窑及张公巷与文庙窑,以及结合陕西耀州窑等遗址都应该去深入实地考察论证研究,去破译解密“汝州新窑器”与“旧窑器” 之间原则上的区别和区分。

   (4)将历年墓葬中与传承纪年标准器至关重要物证的标本,用来佐证、互证,类比、互比深入科学考证研究工作,可作为不可多得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相互牵制性的科学研究。

   (5)探寻与研究历史上所有关于汝窑文献上的相关资料,用来对证汝窑在历史上所享有的重要的政治与经济地位与它的文化性质和窑址属性。结合和利用汝窑遗址文化层的工艺文化科学信息等,可从理论上作出划时代的学术研究工作,彻底破译汝窑体系的全部密码。

   (6)专家们还利用陈万里先生之大名,而达到所谓“吻合”之实。用主观意识去歪曲、猜测和臆造“汝官窑”荒谬之故事,并将汝州境内的张、文窑口的“汝州新窑器”,而引申盖扣到所谓“汝官窑”之头上,至使汝窑遗址的科学考古研究和它的文化属性与其性质以及它的供御时年等一系列学术研究问题上,而造成交叉性的严重错乱和己造成中国陶瓷科学文明与文化史上大混乱,己“南辕北辙”了。

    27、专家们则举证还认为:“汝官窑瓷所使用的各类匣钵、垫圈、垫饼、支钉、火照、插座、印模等等,有别于民窑的窑具”。笔者认为,就此立论学说,所产生原则性错误与误解和误导,主要是他们并没有去全面了解整个北宋时代科技发展史与民族工业发展史,以及世界最先进的造船工业发展史,而促进和带动了民族陶瓷工业的外贸发达兴盛己达到56个国家与地区,在陶瓷工业发展史上的科学进步生产力与它的工艺文化伟大成就,而在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发展史上是无与伦比的。所以说,专家们在思想认识与逻辑推断上而是“食古不化”所造成远远滞后于历史,在思维能力和思想认识上的固执而就出现了偏差与曲解。

    28、窑工们所使用的上述窑具,不管它是官、民窑也只有对它所生产的产品质量与等级要求去负责,无需由现代人去对历史上的官、民窑,在所使用窑具上给它们去做出具体的限制与规定并严格去定性,或官民窑之间有着原则上的不同与等级上的区别。然而,历史上的官、民窑都是通过千百年来的实践经验结累,在科学实践中,在不断改进、提高与选择,在对待产品的等级与价值观和质量要求的前题之下,都有自由选择和使用最好、最理想和最经济的科学窑具专利权。而汝窑的顶足支烧细小支麻钉的使用,都是通过前朝越窑支烧经验而科学改进,而且二宋官窑与供御窑口都效仿与继承,在以上窑具使用张公巷和文庙窑口,也都出土有各类科学生产的同类窑具。由此而论, 清凉寺汝窑遗址与各类窑具标本的出现, 不仅弥补了长期以来对汝窑科学的研究, 不见千年窑址、窑炉和窑具及实物标本的匮乏的遗憾, 提供了可靠的实物互证和可比性的科学依据和学术理由。

    29、 对于汝窑作品的属性与汝窑遗址原始性质上的学术研究与论定问题;汝窑供御史与置窑史以及与“元丰通宝” 关系问题;张、文窑的新窑器与汝窑关系的研究与论定问题;汝窑馆藏量与存世量的研究与定论问题;关于体制专家们所谓故宫藏“汝官窑”与二宋官窑以及宫内所藏陶瓷文化的“传承有序”等等问题。对于上述这些系列问题的学术研究,大陆有话语权专家与学者们在意识形态上所犯下的主观想像性错误,虽然说,他(她)们学富五车,而是由于他(她)终身在宫内“闭门造車”而造成“食古不化”,对世界陶瓷文明与文化以及世界陶瓷研究界、在大陆考古界丶文博界、学术界与收藏界,以及对中华文明与文化已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政治性与经济影响,其伤害和后果己不于十年的文革,这己不是学术上问题了。笔者并善意提出,专家们的言论与著书立说必须要虔诚地接受以下“9个方面”的历史事实与理由:

   (1)所谓“汝官窑”在宋代历史上并未建置过丶更无编制,不能无中去生有。关于汝窑置窑史与供御上下限史决不能再去混为一谈。汝窑供(贡)御窑口不可能“黄袍加身”一步豋天升迁到所谓“汝官窑”身份之上,这是历史原则。

   (2)汝窑遗址性质与属性和窑址烧造上下限历史与“元丰通宝” 孤证并不存在一点点因果关系。

   (3)所谓“汝官窑”之定论,这是与会专家们凌驾于历史之上擅自“标新立异”之作,历史是不能接受丶不会答应丶也更不会容忍的。它的历史文化全称:“汝州清凉寺汝窑” 或称“清凉寺汝窑”,简称:“汝窑”,延续称呼已越千余年史。

   (4)而陈万里先生曾根据北宋人徐竞《(高丽图经)》书中有“汝州新窑器”一语,推断汝州烧宫廷用瓷的时间……二十年之间。而专家们讲:“……曾出土“元丰通宝”铜钱一枚表明御用汝瓷上限不会早于宋神宗年间,其焼造年代应在宋代晩期,这与陳万里先生大约20年在汝州建窑,专为宫廷燒制御用汝瓷的推断基本吻合”。而陈万里先生原话是:“汝州新窑器”。而专家们想靠近乎搞“拉郎配”,文己不对题不好去“吻合”已“南辕北辙”了,而离“基本吻合”无缘,己差“十万八千里”呀!所以说,“汝州新窑器” 和汝州清凉寺汝窑不存在一点点因果关系,而是专家们主观臆测与曲解陈万里先生的客观性推断。又由于冯先铭先生错误引申和误导及主观上去猜测,也就造成与出现了专家们的积极跟相著书立说、举证论定,也就造成专家们和冯先铭先生之间,共同发生了在中华民族陶瓷文明文化史上交叉性、误导性的错误;己铸造成相对性“阴差阳错”的历史性悲剧的大吻合。

   (5)关于“翠色汝州新窑器” 是陈万里先生根据北宋人徐竞《高丽图经》,其推断汝州境内的供(贡)瓷“以作宫用”, 是针对张公巷与文庙窑而生产的“新窑器”而言的,专家们对窑址考古学研究工程则靠主观性猜测与唯心推断,而又无原则地紧跟宫内老一辈将时过境迁推论而食古不化地跟相学舌去背书立说,而不以窑址考古学为研究佐证以据,制造出“张冠李戴”与“指鹿为马”文不对题历史性的惊天大笑话。

   (6)汝窑作品的馆藏量与存世量都是有原则性区分的,而在中国大陆的一些有话语权的权威性专家与著名学者们,已将中外馆藏量取代了存世量,采用荒唐幼稚的“框架学”与“二个凡是”,对民间存世的汝窑作品“宁可错杀一千”,擅自制造“框架”政策与“二个凡是”的规定。

   (7)“汝官窑”的论定与所谓揭开“汝官窑”神秘靣纱,而并没有可以去证实生产制度的记录与文献上的实质性记载。在遗址科学考古发掘中也根本没有寻觅到可佐证有关“汝官窑”的唯物证据,或者御拣退有瑕疵作品被砸碎深埋,禁上民间使用的任何作品丝毫线索。可民间又恰恰又有大量并没有被砸碎的,所称谓“汝官窑”作品大量遗存的唯物证据,而且,在汝窑历史文献中与历史民间史记中也就都能找到大量的有力反证。

   (8)二宫馆藏的谓之的“汝官窑”和“二宋官窑”以及故宫內历代陶瓷文化的庋藏,所谓“传承有序”的言论和语句今后值得严谨使用。在南宋绍兴21年据官方文献记载就唯有汝窑16样件的祥细藏品目录中,现在二宫己全然不见此类物证。二宫所谓“传承有序”严禁民间使用的所谓“汝官窑”以及“二宋官窑”,又混杂有大片漏釉或瑕疵脚货作品包含在内,竟然达到百分之三至四十(图32),而都是历史上的某一天又从民间回流入伍到宫内入藏。自解放初期故宫內的陶瓷都是民间大量捐赠,然而唯物证据己充分证实,所谓“传承有序”,已成“无源之水”和“无根之木”。

   (9)而大陆民间所庋藏优等甲品所谓的“汝官窑”和二宋官窑都有大量庋藏。而专家们谓之,限烧、禁止民间使用、御拣退打碎深埋的学术理论其根源不知从那朝那代历史遗传而来?!而南宋人周辉《清波杂志》云:“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的尚方皇权政策在此,可解此类“鹦鹉学舌”丶“背书立说”的言论专家们的“不治之症”。

    30、对于上述所提出的9点学术刍议,有话语权专家们则是在“坐井观天”时所做出的学术理论上的推断与研究结论,理论与实践不能相结合的同时,此唯心谬论不但彻底误导和武装了他们自已固执的“花岗岩”头脑,而且还教唆和伤害了一大批体制内的中青年专家与学者们,更为严重的是还毒害了所在本科院校师生和下一代文化接班人,这就是华夏民族五千年文明与文化史上最大的悲哀。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所持有的错误立场,所作出的唯心推断是极其错误、幼稚、荒唐的,虽然已不能再去自圆其说,但他们还在一意孤行我行我素都跟着“推波助澜”,为所谓“汝官窑”去“著书立说”,这就是当今文化大转折中学术旧体制与顽固文博旧势力派系的无知和愚昧,己彻底搞乱和误导了中华民族千年陶瓷文化与文明史,而且还伤害和贬低了,吾伟大的华夏民族祖先的创造精神与聪明才智和划时代的科学进步的生产力。

    31、对于历史文献与民间传承历史书面记载证据学说;汝窑遗址所出土的遗物标本学说;历史所遗留下庞大能量的汝窑作品学说;北宋时代中原地区供(贡)御与著名商业窑口都积极参与互证学说;以及综合性历史科学证据学说;都为证明汝窑性质与属性,以及汝窑烧造与供御上下限的悠久历史,已造就了“联姻工程学说”,都在积极勇敢地为汝窑去相互佐证与忘我证明学说,而都己科学形成互牵性的衔接证据链。

    第二部分待发中。。图片证据共170余张待发。
                                                                                                                                                                                                                                                                                                        南通老者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