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探索研究 返回

范勇:为什么说中华文明五千年

作者:范勇 来源:中藏网专稿发布时间:2015-03-13 浏览次数:

分享到: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与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古印度文明齐名。

    我们的历史传说、历史教科书均告诉我们:中华文明5000年。

    长期以来,这一说法无人质疑,大家都为中华悠久的文明而感到自豪。

    最近,这个大家习以为常的结论受到了明确的质疑。

    易中天教授在他的微薄和新书里,宣称要“挤出中华文明的水分”。挤出的结果是:中华文明只有3700年。

    近三十年以来,面对中国与世界现代文明国家的不小差距,国人的文化不自信意识有逐渐蔓延趋势,进而延伸到对中国古老文明的质疑。此番质疑的提出,显然是文化不自信而衍生出的文明认同焦虑。对于这种焦虑,学界却无人正面回应。个人认为,大凡赞同中华文明5000年的人,特别是我们的学界,更不能回避这个争议,应该通过争论来提高认识,以此达成我们国人对自己的文明及其历史的共识。所以,相关的讨论无疑是很有必要的。

    先看看中华文明3700年之说是怎样得来的。

    应该说,易中天教授的上述新结论还是有某种依据的。

    易中天教授以河南二里头遗址的碳十四数据为结论依据。最近的 “纪念二里头遗址发现55周年学术研讨会”的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年代考古学家发言,指出二里头遗址的测年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已测得30余个碳十四数据, 早期测年误差较大。90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初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期间,通过对高精度测年研究及高精度系列样品方法的研究与应用,使二里头文化一到四期的年代范围聚焦在公元前1880~1520年之内。

    易中天教授的“中华文明3700年”结论,就是依据上述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碳十四测年数据而得出来的。

    的确,如果从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的年代来看,碳十四检测的数据只有3000多年。而许多考古学家都认为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是夏的遗址。

    众所周知,传统的说法是,夏代是中国的第一个王朝。

    如此根据,将中华文明定为3700年之说,似乎论据也成立。

    但如果我们就据此将中华文明定为距今只有3700年历史,那就会犯一个大错,因为持论者已经走入了历史的误区!

    二里头遗址能否代表夏代?中华文明是否自夏代开始?

    应该承认,这是一个曾经令考古学家难以遽然回答的问题。

    但现在,对于上述问题似乎可做断然否定的答复。

    大家会问,为什么?

    因为,二里头遗址的文化内涵告诉了我们。对考古学家来说,二里头遗址是一处文化有些奇怪的古文化遗址:文化层一共分为四期,如果都是夏代的,那么四期的文化层内涵应该是统一的、前后有序的。但实际上,二里头遗址四期中,前两期和后两期的文化内涵有明显差别,并非前后承接关系。

    这说明了什么?

    这只能说,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只是夏文明的一部分,后面两期文化层应该属于晚于夏代的文明即商代文明了。3700年前,只是夏代文明的后期,甚至可以说是夏代文明的末期。这也和历史学家通常所认为的夏代年限(公元前2070年至公元前1600年)是相符的。二里头遗址一二期是夏代文化,并不能代表整个夏代文化,它只是夏代文化的后段时期。

    何况,夏朝是中国第一个王朝,并不意味着只有夏才是中华文明的起源地;因为从文明起源到文明时代第一个王朝的建立,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所以,更多的考古学家,已经关注和锁定比二里头遗址年代更早的前辈文化。

    这下,大家是否明白——

    如果我们不是执着于夏代后期的碳十四年代数据立论,我们还能说中华文明只有3700年吗?!

    中华文明5000年。

    过去基于推断的这种说法,如今得到了考古学的证实。

    跻身于世界古老文明之林,这令我们中华民族自豪无比。5000年前,从红山文化、大凌滩文化,到良渚文化,以及稍后的石家河文化、龙山文化,中华大地经历过一个“泛龙山时代”,开始了一个衔接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玉琮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华文明的大时代格局就已经形成,无论是山东半岛、中原大地、江汉平原,甚至江淮地区,都有部落战争发生,都出现了人工筑成的城堡,都有深沟蹔壕……

    在血与火的洗礼中,于是城堡与酋邦形制相继呈现;威权和暴力机器成型,国家的雏形随之出现。

    城市已然成型,欧洲著名考古学家柴尔德所言的“城市革命”已然在中华大地发生。

    5300年前,江淮地区的凌家滩文化,正式揭开中华文明的帷幕。

    5000年前,江南的良渚文化,正式建成中华大地上的第一个文明古国。

    4300年前,山西的陶寺文化,河南的王湾三期文化,湖北的石家河文化,均建成酋邦国家或酋邦联盟。

    4070年前,中原地区夏朝建立,成为中华大地上第一个古文明王朝。

    ……

    对于质疑中华文明5000年之人,只需一个简单的提问:国家形态已经出现的时候,难道还未进入文明时期?

    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说中华文明五千年,还能从文明的要素上作进一步阐述。

    什么是文明要素?答案很多。易中天教授认为,文明包含三要素,哲学——人类思想的荟萃;宗教——人类心灵的寄托;艺术——人类对万物之美的诠释。他认为,在哲学、宗教、艺术萌芽之前,没有文明史,只有莽荒史、原始部落史。

    从考古学来讲,文明的要素就是“城市革命”所形成的国家、等级建筑、礼仪、祭祀、文字等。考古学家将以往的人类历史划分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只是遵照前人用生产工具来划分时代的惯例而已。

    看得出,以具有青铜器来作为进入文明的标志的观点,已经陈旧,易中天教授也是不赞同的。

    易中天教授所提到的文明三要素,其实早在距今5300年前的江淮地区凌家滩文化之中已经都具备了。不妨排列如下:

    艺术

    凌家滩墓地出土玉器数量较多,品种丰富,雕琢精湛。已经有相当的艺术性。代表威权的礼仪用器,有玉斧、钺、戈一类。装饰品类更多,有镯、璜、环、块、璧、双连璧、管、珠,以及扣形饰、喇叭形饰、月牙形饰、菌形饰、冠形饰形制较为奇特的宝塔形饰物。这些玉装饰品是穿戴身上起装饰作用的。动物、人物类:主要有猪、龟、龙、风鸟、鹰、兔等动物,以及立姿人像和坐姿人像。其中的玉龙,造型类似红山玉龙,应是中华龙的早期形式。凌家滩的众多精美的玉器,表明这是一处中国古代的玉器制作中心。它成为中华玉器艺术形式的来源之一。

    宗教

    凌家滩墓地出的精美玉器中,有与宗教相关联的器物,如用于祭祀的龙凤纹玉璜、虎首璜以及巫师的形象。还出有玉鹰,其胸腹部的八角纹为主体纹饰,双翼展翅,翅呈猪首形。发掘者认为玉鹰与八角纹的组合构成太阳神鸟。对上天神太阳神的祭祀,表现出当时的偶像崇拜,这已经是宗教形式了。

    哲学

    凌家滩文化已经具有哲学思维的萌芽。该墓地出土了玉龟和玉版,就是先民哲学思维的原始形态。此二器物在出土时,玉版夹放在玉龟的龟甲里面,这和中国古代文献所记载的“元龟衔符”(《黄帝出军诀》)、“元龟负书出”(《尚书中候》)、“大龟负图”(《龙龟河图》)的记载相符。玉版正面为长方形,反面略内凹,两短边各对钻5个圆孔,一长边对钻9个圆孔,另一长边在两端对钻2个圆孔。玉版中部雕刻有一个圆圈,圈内雕刻着方心八角星纹;圈外雕一大椭圆形,两圆以直线平分为八等分(每等分雕刻一圭形纹);在椭圆外沿圈边对着长方形玉版的四角各雕刻一圭形纹饰。发掘者认为,这块玉版上雕刻的纹饰,反映了5300年前凌家滩先民的原始哲学思想,即圆中心的八角星纹应代表太阳;小圆圈外、大圆圈之内的八个圭形纹饰应是表示东、西、南、北和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等八方;大圆圈外四角的四个圭形纹饰应是表示四维。四维和八方,可能就是《史记·龟策列传》中记载的所谓“四维已定,八卦相望”。

    不难确定,凌家滩遗址出土的这块玉版应该是原始八卦图,是《易经》的最初来源。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玉琮时代”的城市、国家(酋邦)、祭祀礼仪、建筑、文字等文明要素而言,还是从易中天教授的哲学、宗教、艺术文明三要素而言,在距今5000年前的中华大地上,都已经具备。因此,说中华文明5000年,殆无疑义。

    此外,说中华文明5000年,还有众多的文物可作物证。

    在悠久的历史岁月里,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创造和生产了数量巨大的古代文化艺术品,也就是我们后人今天所说的文物和古玩,这些珍贵的民族文化财富,都是中华文明5000年的真实证据。

    (作者系四川大学考古学系兼职教授、四川大学博物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