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收藏资讯 返回

市场回暖是假象 未来朝两个方向分化

来源:微信公众号-艺市纵横发布时间:2016-06-30 浏览次数:

分享到:

        2016年6月5日,北京荣宝春季拍卖会圆满收槌,共推出8个专场,其中“桴浮堂藏画专场”和“纸上梦戏——高马得作品专场”均取得了“白手套”的好成绩。

  “桴浮堂藏画”专场中王雪涛的《秋意图》仅1.2平尺,以19.04万落槌;同样尺幅的启功《仿米家山水图》则以34.72万元落槌。8件黄宾虹作品的最终成交价均在200万左右。齐白石晚年精品《大寿图》与《群虾图》分别以224万和112万落槌。汪慎生的《报喜图》题材讨喜,从1.2万元起拍,经过几十轮的竞价,最终以42.56万元落槌。

  近现代名家作品市场强劲,当代书画与当代水墨板块也不示弱,高马得作品专场为市场传递了积极的信号。对此,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尚勇用一句话概括两个专场的成绩:“一个适合投资,一个适合消费,定位准确,市场认同。”

刊于《艺术市场》2016年第7期中旬刊P25,此­­处为摘编刊于《艺术市场》2016年第7期中旬刊P25,此­­处为摘编
刘尚勇刘尚勇
李老十《秋塘独趣图》李老十《秋塘独趣图》
白雪石《雨后飞流》白雪石《雨后飞流》

  “‘桴浮堂藏画专场’中齐白石、黄宾虹等人的画作未来适合打造成艺术财富,适合投资。高马得作品基本在5万元以内,适合消费。这两个专场也恰恰分别代表了高端艺术品收藏投资市场和中低端艺术品收藏消费市场。高马得作品专场的成功这也预示了一个方向,当代画家水墨作品定价不宜过高,历史上艺术经典作品都是需要时间的慢慢沉淀。”刘尚勇解释道,近两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深度调整,似乎传统当代名家书画市场调整尤为明显,“价钱下调是因为前两年被市场热炒,泡沫太大,现在回调的是这部分前期市场带有泡沫价格的作品,价格回落属正常现象,我们这些作品都是初次进入市场,没有泡沫,定价精准。”

高马得《古城会》高马得《古城会》

  谈及当前走红的新水墨和新工笔市场,刘尚勇对记者说:“他们中有一批画家和作品是把握了时代脉络的。首先他们摆脱了仅仅表现农耕文化的传统审美倾向,已经到了后工业文化,步入现代化文明。有一部分画家反映的是都市文明里面社会人的所思所想,体现了现代社会环境下生活的人的情感,不再是农耕社会的那些事情,比老一辈书画家在文化形态上上升了一步,至于表达手法优劣与否还需再考量。比如说徐磊已经成为这一代的标志性人物,未来,只要大家将技术磨练得更好一些,表达得更贴切,技法语言更切合现代人审美,令大家的感受产生共鸣,这一块会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

高马得《猴年大吉》高马得《猴年大吉》

  从已经尘埃落定的香港两轮与北京一轮拍卖来看,几家大公司如香港的苏富比、佳士得以及北京的嘉德在春拍中都有上佳的表现,如北京保利2016春拍中,恽寿平《仿古山水册》8165万元成交 创个人拍卖纪录。傅抱石于1954年创作的《云中君和大司命》以2.3亿元成功,成为本季最贵书画作品,刷新了2016年中国近现代书画全球拍卖纪录。北京匡时十周年春拍,蒋廷锡的《百种牡丹谱》1.73亿元成交。有人认为市场正逐渐回暖。对此,刘尚勇认为:“市场回暖是假象,因为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持续不好。出现市场向好的假象,或许是因为年初大批资金进入市场,催生了一批房地产的火热,根据艺术市场与房地产的联动效应,而导致春拍的热潮。但是我们不能指望年初的这场房地产暂时的火爆和带动春拍的一点行情就认为是回暖了,我觉得这是一次经济假象,不过我们也要利用这次机会,把春怕做好。北京荣宝的这次春拍就比前两年都要好,就是赶上这场瞬间爆发的短暂行情,或者说回光返照,我不认为是回暖。”

刘大为《吉祥草原》刘大为《吉祥草原》

  “今年春拍中一些重要拍品还是实现成交,毕竟稀有资源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好的成交额。但是大量拍品流标,尤其是几百万到几十万之间处于中间段的拍品,市场响应度不高,流标多。”

萧朗《荷花草虫》萧朗《荷花草虫》

  对于未来行业发展趋势,刘尚勇表示:“未来的趋势市场会发生分化,起码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艺术品金融,一个是艺术品互联网。现在发展势头最大的首先是互联网,也就是艺术品电商。由于大家吃穿住行基本被解决,相对高端人群下一步消费主要是精神层次,例如影视业爆发式的增长,就是一个信号,告诉我们艺术品消费作为刚性消费正在形成。因此相对低端的艺术品(5万元以下)在互联网移动商务上交易非常频繁,这个市场需求也非常大,相比我们线下传统市场来讲,要大出几百倍,如果我们线下市场交易能达到一千亿元的话,未来线上交易达到几万亿元是没问题的。消费人群基数大,加之这种低端的艺术品消费又是刚性需求,而且可以频繁交易,交易量会很大。再者,它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相比一年办几场的拍卖会,频繁度高很多,并且不受地域限制,没有房租,成本很低。”

黄永玉《十年不见春雪》黄永玉《十年不见春雪》

  “其次,高端部分会被艺术金融去做,打造艺术品财富,或者是叫艺术品资产。那个时候便不存在真假、贵贱问题,就是作为一个金融产品在流动,作为一个重要的信用、金融性的艺术资产流通,就像大额支票、期货或是其他金融产品一样,有利息或者其他的收益,彻底金融化。这块目前来讲还没有打造好。作为荣宝斋来讲,也只是做了艺术品抵押相关业务。但目前业务还不够完善,未来它是一个发展方向。”

韩美林《马》韩美林《马》

  “当艺术品金融和艺术品互联网这两个新方向不断发展的同时,它们会从传统市场中分流一部分出去,比如说高端的去艺术品金融,低端的去艺术品互联网,中间还会留给传统市场一部分份额。传统市场要解决的就是用市场的办法去梳理价值,用市场的办法去验证真伪。放置于市场,大家都买就是真的,反之则为伪。经济学中有一句话:‘市场不会犯错。’错的只是市场的参与者,市场最终可以证明一件作品的价值及真伪,只不过它是以交易的方式。”刘尚勇如是说。

薛亮《别样红图》薛亮《别样红图》

  京沪地区和香港地区的拍卖市场常被人拿来对比,两者在面向市场区域上有很大差异,两者存在竞争关系。刘尚勇表示:“北京拥有最多的文化研究机构、文化教育机构,受教育人群的素质也是较高的,文化市场设在北京是理所应当的。但是现在也有竞争。首先是来自香港的竞争。以前香港和广州被认为是文化沙漠,文化交易放在香港几乎不可能。但是这几十年来变化非常大,很多文化素养很高的人已经在那边定居,香港艺术市场的自由度和方便程度都比内地高很多。首先,外汇不受限制。在北京大多是使用人民币的藏家,香港就不一样,使用各种货币的都有,如日元、英镑、美元等,它是一个自由港,在外汇上没有障碍,也不存在外汇的流失,我们这边还要管制,无形中就对艺术品交易设置了障碍。第二,香港艺术品交易是免税的,而内地艺术品的进出口税是30%,对于参与者来说太重。其实如果说我们输给香港并不是输在我们没有文化,也不是缺少资金,而是输在我们的法律环境政策的落后,造成我们的市场越来越弱,别人越来越强。香港会逐渐成为亚洲甚至是世界的一个重要的文化艺术品交易城市。还需深化改革开放,释放制度红利,促进内地艺术品交易市场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