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拍卖信息 返回

脱欧首场拍卖 高古轩不敌龙美术馆痛失佳作

来源:artnet新闻发布时间:2016-06-30 浏览次数:

分享到:
苏富比伦敦拍卖现场.webp苏富比伦敦拍卖现场。webp

  6月27日,菲利普斯拍卖行在伦敦举行了一场也许今后将载入史册的当代艺术拍卖专场,名为“英国脱欧“后的首场拍卖。6月24日,英国通过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尽管这一历史性的决定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现在尚未明了,伦敦城仍然笼罩在一片不明朗中,但菲利普斯的这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仍成功售出了31件作品中的21件,销售总额1190万英镑(约合1.06亿元人民币)。

  一天后的28日晚,苏富比伦敦呈现了一场更显老牌拍卖行实力的拍卖,46件拍品中成功售出40件,总成交额达到了522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68亿元)。考虑到经济形势和菲利普斯拍卖会的结果,曾有拍前预测,参加这场拍卖的藏家将会压低出价。然而令人惊喜的是,只有八幅作品是以低于预估价的价格出售的。

  龙美术馆再次出击

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转变》,1996-1997。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转变》,1996-1997。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

  苏富比本场成交价最高的拍品,同时也是当夜最大惊喜的无疑是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的大幅方形画《转变》(Shift)(1996-97),被来自中国的龙美术馆馆长王薇以68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6096万元)的价格打破了艺术家个人最高拍卖纪录,大大超过了之前210万英镑的纪录。

  这件作品上拍时,三位电话竞买人和超级画廊主拉里·高古轩将竞拍带向了一个未知的领域,连苏富比的员工们都震惊了。在王薇的代理人以为可以将这幅作品收入囊中之时,拉里·高古轩加入了混战,双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在最惊险的时候,王薇的代理人出现了通讯故障,只能重新连线。最终,高古轩输给了更有气势的中国收藏家王薇。这件战利品兴许正好能赶上龙美术馆7月22日开幕的女性艺术家大展“她”,为展览增光添彩。

  这幅看起来像是几位裸体女性在画框里挤压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画作,曾在1997年由艺术大鳄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为年轻英国艺术家群体YBA筹划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展览“Sensation”中展出。

  亚洲竞买者是今夜的主力军,他们还购买了其它两幅高价拍品。一件1955年的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移动雕塑,以超出预估价的19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703万元)售出。同时,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的大幅布面油画《The Hunted》以高出预估价数倍的19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703万元)售出。

  动荡局势中艺术市场持续复苏

凯斯‧哈林(Keith Haring),《最后的雨林》,1989。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凯斯‧哈林(Keith Haring),《最后的雨林》,1989。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

  “这场拍卖来之不易。” 伦敦苏富比欧洲分部当代艺术负责人亚历克斯·布兰奇克(Alex Branczik)说到。最后5220万英镑的成交额,不仅打破了展前预估的3550万至5020万英镑的最高预估额,还超越了2010年的六月拍卖的总成交额。简而言之,看起来市场又有了复苏的景象。

  即便这次苏富比没有一件拍品达到千万成交价级别,但是他们确保了其中18件拍品的预估价超过了15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344万元)。在40件成功售出的拍品中,26件的最终成交价处于或高于预估价。从这一点上来说,即便拍卖件数有所减少,但是市场和往常一样。

  当晚最高价,也是最被广泛期待的,是曾被大藏家弗里德·布尔达(Frieder Burda)收藏的西格玛·波尔克(Sigmar Polke)大幅多彩布面画《红鱼》(1992)(Red Fish),然而,35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3138万元)的预估价对于这幅艺术家晚期的作品而言相对较高,这幅画最后被一位亚洲藏家以稍低于预估价,含佣金31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780万元)的价格收入囊中。

  另外一幅受到关注的作品是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小幅《无题(罗马)》(Untitled [Roma]),由Mnuchin画廊的迈克尔·迈克金尼斯(Michael McGinnis)以70万零1000英镑(约合人民币628万元)竞得。

  这是在本周上拍,或即将上拍的格尼的几幅作品中的一幅。它们都是通过Haunch of Venison画廊在2011年获得。Haunch of Venison画廊曾帮助格尼在西方发展他的艺术事业,在当时他类似的作品仅价值2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7.9万元)。

  第二个主要的纪录是被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的“最后的杰作”打破。这幅名为《最后的雨林》(1989)(The Last Rainforest (1989))宽为8英尺(约合2.42米)画于瓷漆画布上的画非常诱人和梦幻。这幅作品是来自明星摄影师大卫·拉切贝尔(David LaChapelle)的收藏,据传他出售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哈瓦那雨林中的新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来放这幅画。

  这幅画的预估价为2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792万元)到3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689万元)之间,有着差不多估价范围的,是在2014年,以49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51万元)成交,有着相同尺寸的另一幅作品。不同的是这幅《最后的雨林》最后以42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3765万元)的价格售予了一位美国收藏家。

  两件最高预估价拍品都来自同一个欧洲私人珍藏的拍卖中。和平常一样,这两件拍品是可以进行内部价格比对的。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四幅玛莉莲‧梦露(反面系列)》(Four Marilyns,“Reversal” series,1986)曾在1999年以29.95万美金的价格购入。不用我们提醒,大家都知道,市场早已沧海桑田了,但是在这个例子中,预估价仅为6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37万)到8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717万元)之间的的作品却以29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599万元)的成交价被一位打败了美国收藏家大卫·罗格斯(David Rogath)的匿名电话竞标者购得。

曾梵志,《自画像》,1996。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曾梵志,《自画像》,1996。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

  另一件拍品,来自同一个欧洲私人珍藏,却有着不同的结局。美国收藏家法伯夫妇(Howard and Patricia Farber)的曾梵志的《自画像》曾在2011年的香港以极其有利的29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600万元)的价格售出,但是今晚再登拍场的这幅画却只以2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792万元)售出。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无限的网》,2006。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无限的网》,2006。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

  同样经历着高回报的是草间弥生(Yayoi Kusama)2006年版的《无限的网》(Infinity Nets)系列。一幅在2010年由瑞典收藏家以6.3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7万元)购买的作品,预估价在2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79.2万元)到3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68.9万元)之间,却以超过最高预估价1倍多的67.7万英镑(约合人民币606万元)的价格售出。

  一幅声名远播的冈瑟·弗格(Gunther Forg)作于1987年的抽象画在2012年,也就是艺术家去世的前一年,被艺术品经纪人马科斯·赫茨勒(Max Hetzler)在纽约以3.4万美金(约合人民币22.5万元)购得。赫茨勒将这幅作品出售给了他人,然而今天这件作品又上拍了,最后以32.9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90万元)的价格出售。

  几家欢喜几家愁,今夜对于高古轩来说则是徒劳无功的一夜。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客户在萨维尔的竞拍上刹羽而归,另一方面是他在低价投标一幅由他所代理的霍华德·霍奇金(Howard Hodgkin)的多彩抽象画作时的失败,霍奇金的作品以近乎最高预估价的65.3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82.26万元)售出。

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光线耀眼的胡子》,1959。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光线耀眼的胡子》,1959。图片:致谢苏富比拍卖行。webp

  “战后”部分则由一直涨价的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领跑。在今年五月,菲利普斯拍卖行以31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2056万元)买下一幅杜布菲罕见的“胡须”画之后,苏富比找到了另一幅尺寸略大的相似画,而且他的售价更加喜人——以预估价两倍的32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853万元)售出。

  如果说今夜有任何肉眼可见的瑕疵的话,那将会是意大利艺术家恩里科·卡斯特拉尼(Enrico Castellani)的市场。他的市场价值在近期曾经显著增长,但是今晚,他的两幅估价在3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312万元)到18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605万元)之间的“锋利”帆布画却以流拍告终。

  苏富比并没有被来自销售部门的狂喜给冲昏头脑。她们只是稍感宽慰,因为艺术市场总算展示了一些对于英国退出欧盟所带来政治和经济不稳定的抵抗力。也许现在市场的活跃是因为买家们被最近疲软的股票市场所怂恿,甚至有可能是因为英镑的贬值。但是诚如布兰奇克所言,这场拍卖是“超越汇率带来的影响”的。

  菲利普斯晚拍勉强过关

  在前一晚的菲利普斯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中,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巨作《致瓦勒米尔·赫列博尼科夫:战争的教义:战斗》(For Velimir Khlebnikov:The doctrine of War:Battles,2004-2010)以240万英镑(约合2144万元人民币)卖给了一位电话买家。这幅作品运用了油画颜料、天然树脂漆和稻草作为材料,画面中间还有一艘铅制的小船。这件原属于Maleki收藏的作品此次以高出预估价四倍的价格售出。

  安塞姆·基弗,《致瓦勒米尔·赫列博尼科夫:战争的教义:战斗》(For Velimir Khlebnikov:The doctrine of War:Battles),2004-2010。图片: Courtesy of Phillips..webp  安塞姆·基弗,《致瓦勒米尔·赫列博尼科夫:战争的教义:战斗》(For Velimir Khlebnikov:The doctrine of War:Battles),2004-2010。图片: Courtesy of Phillips。。webp

  加上买家佣金后,这次的销售总额尽管刚刚超过了最低预估总额1020万英镑(约合9114万元人民币),但依旧有10件作品没有售出,11件以低于最低预估价售出。这一成绩显然不能与去年六月刚达到最低预估总额的1820万英镑(约合1.63亿元人民币)销售总额相比,但与2010年以来同期的伦敦专场水平基本保持一致。

  本场拍卖的一开始颇为精彩刺激,乌戈·荣第隆尼(Ugo Rondinone)的双人青石雕塑《友善和愉悦》(The Pleasant and The Delighted, 2013)卖出了几乎是估价两倍多的28.1万英镑(约合251.08万元人民币)。艺术顾问金·埃尔斯顿(Kim Heirston)是参与竞价者之一。另一位艺术顾问阿米尔·沙利特(Amir Shariat)说:“这意味着在起价阶段就要从6万美元开始。“

多梅尼克·格诺利,《女士鞋内》,1969。图片: Courtesy of Phillips..webp多梅尼克·格诺利,《女士鞋内》,1969。图片: Courtesy of Phillips。。webp
米卡朗基罗·皮斯特雷托,《紫罗兰小狗》,1968。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webp米卡朗基罗·皮斯特雷托,《紫罗兰小狗》,1968。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webp

  另一幅以超过预估价卖出的作品是米卡朗基罗·皮斯特雷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镜面绘画《紫罗兰小狗》(Violet Dog, 1968)。这件作品曾在2009年以10.925万英镑(约合97.62万元人民币)卖出,而今次的估价范围则在40-60万英镑(约合357.4万元-536.11万元人民币)间。这幅有着最低价格保障的画作最终以90.5万英镑(约合808.63万元人民币)成交,对于卖家和第三方担保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此外,同样来自意大利的艺术家多梅尼克·格诺利(Domenico Gnoli)的作品也在本次拍卖中卖出了好价钱。他的棕色调沙画作品《女士鞋内》(Inside of a Lady`s Shoe, 1969)上一次的成交记录是1993年的6.75万英镑,而这次的估价是在100-150万英镑(约合893.51万元-1340.26万元人民币)之间。这幅作品称不上是艺术家简洁有力的画风的代表作,因此虽然最后的销售价是低于预估的96.5万英镑(约合862.24万元人民币),但依旧不失为一个较高的成交价位。

鲁道夫·斯汀格尔,《无题》, 2002。图片: Courtesy of Phillips..webp鲁道夫·斯汀格尔,《无题》, 2002。图片: Courtesy of Phillips。。webp

  其他四件拥有第三方最低价格担保的作品中,有三件来自预估价排名前十位的艺术家拍品,分别是鲁道夫·斯汀格尔(Rudolf Stingel)、芭芭拉·海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和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唯一一件由拍卖行内部作出最低价格保障的作品是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在1975年创作的《直面内心》(Facing Within),它的预估价在30-50万英镑(约合268.05万元-446.75万元人民币)间,但却最终未能售出而留在了拍卖行内。

  菲利普斯的拍卖上,21件售出的作品中有13件就出现了以上的情况,作品以低于或几乎等同于最低预估价的价格成交。马里诺·马里尼(Marino Marini)的一件估价为14万英镑(约合125.09万元人民币)的作品,实际卖出的价格为10万英镑(约合89.4万元人民币),而这件作品曾在2009年卖出了14.5万英镑(约合129.56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当然这样投机取巧的竞拍方式不在少数,“菲利普斯拍卖行的全球当代艺术部主管让-保罗·英格伦(Jean-Paul Engelen)在拍卖后承认了这一现象。因为从低于最低估价成交的作品数量和汇率转换后更大的数据差来看,事实确实如此。“有不少来自美国和亚洲的买家在参加这次竞拍,他们可以趁英镑贬值的时机省下至少10%的钱,”多尔曼说。“这一定程度上也帮助了作品的销售。“

  不过总体而言,这场拍卖还是缺乏如菲利普斯英国区主席休斯·约弗雷(Hugues Joffre)所说的那种“高价作品“来刺激市场。估价最高的拍卖品中,最昂贵的应该是鲁道夫·斯汀格尔的两幅作品,一幅是闪亮的银色而另一幅则带有丰富的地毯设计图案,其中后者的售价130万英镑(约合1161.56万元人民币)则落在了预估价之间。

  这次拍卖最后相对疲软的结果似乎在英国脱欧事件发生后显得更为软弱。尽管拍卖中有马克·布莱福德(Mark Bradford)和阿德里安· 戈内(Adrian Ghenie)这样的拍卖明星,但展示的都并非是他们的代表作,这也许是这一结果产生的原因。同样还有傅丹(Danh Vo)和拉比克·肖(Raqib Shaw)的作品也乏善可陈,最终没有卖出。

  艺术市场能否成功规避风险?

鲁道夫·斯汀格尔,《无题》(Untitled),2014。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webp鲁道夫·斯汀格尔,《无题》(Untitled),2014。图片:Courtesy of Phillips。。webp

  拍卖前,股市由于银行股的糟糕表现而惨遭滑铁卢,英国也最终失去了其3A债务信用评级。同样令人担忧的汇率问题也已经显现,英镑对美元的已经跌至31年来最低的1:1.315。不过对于使用外币购买的买家来说,这次的拍卖价格还是十分诱人的。

  现在的问题在于面对今年市场一片紧缩的形势下,艺术市场是否能够在动荡的政治和金融局势中始终保持安然无恙?

  拍卖行主席兼CEO 艾德·多尔曼(Ed Dolman)说:“这场拍卖是在不同的形势下组织起来的”。在本场拍卖开始前的最后阶段,不少人将英国脱欧后可能导致的英镑贬值作为考虑因素之一,这也影响了他们委托拍品的决定。

  这次的拍卖显示了一些竞拍者期待抄底的心态,他们希望底价能够降低,以出最少的钱买到合适的作品。这种模式随着拍卖周的进行,也许会变得更为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