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藏论点 返回

去掉偏见,正视民间出土文物收藏

作者:朱文灿 来源:中藏网专稿发布时间:2012-01-02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在收藏领域中,出土文物收藏是个大门类,许多文物精品贮存其中,无论是从艺术角度上看、考古价值上看,其他门类都无法比拟。由于过去民间收藏出土文物是严禁的,因此人们对出土文物存在着相当大的偏见,民间收藏家遭受不公平对待,民间出土文物遭受“遗弃”,相当多只能向海外流失,后果十分严重。


    本世纪初,《文物法》的修订,调整了一些政策,给出土文物收藏带来了福音,民间出土文物收藏家才有了合法身份,他们从暗里走向明处,得到广泛的认可和支持。


    受“极左”思潮的影响,当前在一些人的观念中,对收藏出土文物的偏见没有得到根本的转变。一些所谓“专家”、“学者”百般刁难,设置障碍,他们的原则是“宁可说错,也不能说对!”这哪是“专家”、“学者”应有的道德观念,通过这种研讨会,呼吁有关部门:“去掉偏见,正式民间收藏出土文物”。我从一下四个方面阐述个人观点。

                    1、 相当多的文物精品在民间


    相当多的文物精品在民间,这是我十多年的收藏生涯的观感。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繁荣,民富国强。数十年的太平盛世造就了民间收藏热的升温,在“藏宝于民”的感召下,文物收藏进入“寻常百姓家”。出土文物价格低廉,在民间又容易收集到精品。一幅近代画师的画炒到几千万甚至上亿,这些钱足够建一个三星堆玉品博物馆,冰火两重天,孰轻孰重让历史去做结论。


    相当多的文物精品在民间,这是相对国有馆藏文物而言的,这是一个不小的话题,笔者只是对熟悉的高古玉进行论证。


    我在沈阳生活四十年,虽然不收藏红山玉,但有几位收藏红山玉的朋友,有上千件的才算大户,当然不乏有一些赝品,也有相当多的真品,特别是早期就收藏到的。国有馆藏红山玉总共才二十多件,其中一部分是考古队发掘出来的,也有从民间征集而来的。那件晶莹剔透、器形硕大的C型玉猪龙就是文博干部在乡下偶然发现征集而得到的。去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台湾民间收藏家用五十件红山玉办展,收到很好的效果。五十件也是馆藏(国有)的两倍,凭什么说只有国有馆藏文物才对?红山文化跨越几千年,覆盖东北方几省,难道只有二十多件红山玉器?


    零八年,我参加古方老师带领的实习班去江浙两省各大博物馆和古文化遗址,零距离接触国有馆藏高古玉。这是良渚玉文化辐射区,玉琮多而精,器型硕大。我们从常熟、苏州、杭州再到绍兴各大馆藏博物馆,还到了良渚文化遗址。总体感觉是缺乏兴奋点,“小儿科”罢了。在杭州有位民间收藏家那里看到了他几百件高古玉收藏,才算过了一把瘾。器型硕大而精美,典型的“鸡骨白”表明时代的沧桑。他告诉我们,上世纪三十年代,当地老百姓出土后,用草篮子挑着到上海去卖。那时候中国人穷,温饱都不保,没人理睬,多数都让外国人买走。前些年出土文物买卖非法,老百姓挖出来后也没人敢收,他在乡下见到村民用几十公斤重的大玉琮来做木桩的底座,中间孔里插木桩,四十元就可以收到。愚昧程度,可见一斑。


    与红山、良渚遥相呼应的史前文化那就是广汉三星堆玉器了,辐射范围整个大西南,无论造型、精美程度、文化内涵都市前两者不可比拟的。成都汉德“三星堆玉器艺术馆”,厦门“上古玉器艺术馆”及“玉祖玉器艺术馆”的藏品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一是器型硕大,制假成本几何?够得上吗? 二是材质独有,这么大哪里去找?


    民间还有相当多藏而不露的三星堆玉器专题收藏大户,持有相当多的精品极品,据业内人士估算大约有一万件。与“三星堆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相比,无论是从数量上比、精美程度上比,国有馆藏品只是冰山一角。


    国内著名古玉专家周南泉老先生在故宫接触过三万多件玉器,他在鉴识几位三星堆玉器大户藏品时,不无感概的说:“真过瘾!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的藏玉,一个十多公分高的玉人,现为上海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和这些藏品相比那就算不上了”。


    建国以来,四川考古界老一辈已故专家王家佑老先生,亲自组织领导许多重大考古发掘,对三星堆民间玉器收藏是认可的。在成都汉德三星堆玉器艺术馆光临时有录音、录像可以佐证。他说:“这些藏品非常珍贵,要出书”。

                 二、相当多的艺术精品都是出土文物


    相当多的艺术精品都是出土文物,这个话题是相对传世文物和现代艺术品而言的。从艺术品的角度都是出土文物领先。由于人们对出土文物看法上的偏见,这些艺术精品长期被埋没,就像当年“黑五类”受人歧视。一些怪异的、甚至荒诞的现代艺术品还受到过度的吹棒,说是什么“创新”,本末倒置!


    收藏门类中,青铜器、高古玉、金器、汉陶、唐三彩等基本属于出土文物,瓷器、书画基本属于传世文物。


    其实国有馆藏文物大多数都是出土文物,像西安的兵马俑博物馆、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等。这些出土文物有“户口”有“名分”,即使是民间征集来的,一旦收入国有馆藏便有了“合法身份”。三星堆博物馆扩建的新馆中,相当部分古蜀玉器就是从民间征集而来的。武侯祠近年才建的“汉陶博物馆”藏品基本上都是从民间征集到的,可以说是一些劣质品,精品还仍然都在民间收藏家手中。


    从艺术品的角度看,三星堆博物馆中青铜大立人最为经典。两米多高,神态威严而伟岸,服饰精美,充分反映古蜀先民中工匠的艺术修养。什么西方“断臂维纳斯”根本无法比拟。


    三星堆博物馆玉石器堪称精美绝伦,玉璋是以越薄为越美,越薄制作难度越大,那种叶色文石大黑璋尤为精美,线条流畅,长而薄摇摇欲折,不愧璋中瑰宝,现代工艺无法完成。那把鸟头璋,寥寥几笔镂空,鸟的图腾栩栩如生,可见古蜀工匠们艺术造诣之深。


    出土文物中金器也是一大类。由于黄金稀有贵重,历来都是极少数人享有,因此出土的每一件几乎艺术精品。三星堆馆藏的金杖是先秦文化独有的,上面丰富的纹饰来看肯定是最高统治者的权杖,艺术价值也非常高。金沙遗址出土的“四鸟揽日金饰”不愧为艺术绝品。


    出土文物中,陶器也是一大类。由于出土数量多,质地又是泥烧制而成,长期不受重视,不值钱,人为破坏非常严重。其实陶器中有不少艺术精品。西安的秦兵马俑坑,那些陶俑出土时还五彩斑斓,一个个非常逼真写实,那些不知名的雕塑工匠,相当多堪称艺术家。汉陶中的击鼓说唱佣,那种神态,一看就让人捧腹大笑,不愧为国宝。


    唐三彩雕塑的各种姿态的马栩栩如生,色彩斑斓、件件经典之作。据说修京广线时邙山大量出土,丢在地上捡都没人捡,阴气太重,金银珠宝却抢劫一空,其实这些唐三彩才是最珍贵的艺术品。
近年一些有识之士也在暗地里收藏汉陶,形成规模。价格低廉,容易收到,用不了买一幅近代画师的画的钱就可以建一个博物馆,这值得所有人深思。


    我在这里并非贬低传世文物,传世文物中也有相当多的艺术精品,在于呼吁有关部门重视民间出土文物的收藏。


    有一些现代艺术家,心情浮躁,急于成名,打着创新的幌子,搞一些低级、荒诞的东西。最近北京通州宋庄就有人搞行为艺术触犯了刑律,被判入狱一年,我去过宋庄,那里有上千艺术家在那里创作,相当多也是不错的。有的创新把牢狱枷锁都用上了,制造恐怖气氛,这种艺术让个别人去欣赏吧!


    传世文物和现代艺术品可以公开拍卖,而出土文物受到严格限制,就好像前者是流通股,后者是非流通股等待解禁。二者在估值上也有天壤之别。一些炒家把一些近现代书画炒翻了天,低位建仓,利用媒体忽悠,再拉高出货,泡沫比股市还大得多。几千万甚至上亿一幅画,从质地上看一张宣纸,平面的。一件精美的高古玉,质地是稀有玉石,圆雕是立体的,又有几千年的历史,竟然价值是前者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真是不合理。既然是炒作,泡沫总有一天会破灭,那时候货真价实的出土文物精品会体现它应有的高贵价值。

                三、相当多的收藏家具有较高的艺术修养


    相当多的收藏家具备较高的专业知识,这句话是相对专家而言的。收藏家与专家是一对孪生兄弟两个群体,在盛世搞收藏的大潮中应运而生。收藏家是一个财富概念,专家是一个学术概念。收藏家与专家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互相渗透、互相融合。收藏家有钱,在起步的时候缺乏专业知识,寻求专家掌眼。收藏家在收藏过程中不断学习专业知识,老马识途也变成专家。专家靠出卖知识技能获得报酬逐渐富有,也把一些自己喜爱的文物收入囊中,时间一长,积聚一多也变成了收藏家。我有许多朋友,集收藏家、古董商、专家于一身。他们有店铺,也买也卖,还帮别人掌眼,有的还著书立说。我所指的就是这个群体,这些人阅历丰富,“捡过漏”也“打过眼”,在一买一卖中赚取差价,逐渐做强做大。艺术是相通的,民间相当多的收藏家前身都是文学艺术从业者或者业务爱好着,由于自身的文化底蕴,很容易悟道。倾其所有来做专业收藏,也是看好它的前景,并非“傻瓜蛋”。
收藏家与专家长期合作,有相当多成为挚友。但是我这里要讲的是一些冒牌专家对社会的危害。专家看“走了眼”,说错了可改口重说。收藏家要是“打了眼”要亏血本。因而后者比前者更慎重。
一些冒牌专家“拉大旗作虎皮”,好多是在文博部门工作过,但其实他们并没有从事专业,有的只是行政事务,还有的就是保管员之类,说不定还是走后门进去的,不学无术,会投机专营。他们到处行走,随意表态“全都不对!” “你有出土记录吗?”“有坐标吗?”其实你们国有馆藏出土文物每件都有考古出土记录和坐标吗?这个话题留到后面再去细说。


    我着重讲冒牌专家的“宁错勿对论”。一些冒牌专家认为国有馆藏文物才是对的,民间藏品全都不对,这样省事,没麻烦。其实这是严重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是靠混吃饭的人最好的办法。把错的说成对的是错误,把对的说成错的造成恶果是一种犯罪。著名绘画大师一次误判制造了民国一大冤案“易培基盗宝案”。文博部门的误导差点让成吉思汗调兵的金牌毁在金匠之手。人们只顾打假“去伪存真”,却没有对所谓的专家打假,把那些把真品当赝品造成严重后果的人送上审判台。
第二是出土文物“标准器”论。地下宝藏是一个未知世界,是现今仍在在逐渐探索发现的过程,所谓奇观都是指前所未有的。“标准器”之说是不科学的。现在一些文博部门把自己的馆藏文物当作“标准器”,民间藏品超越他们的就认为是制假者凭空臆造,这是非常错误的。

                  四、相当多的重大考古发现都是出自民间劳作。


    众所周知,甲骨文片是学者王懿荣在中药“龙骨”中发现的,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大量埋藏,农民大量出土当作中药材卖,也不知从何时起,毁了多少珍贵历史资料。甲骨文的发现把中华文明史推进上千年,佐证了许多悬而未决的史实。


    秦兵马俑坑最早是几位农民打井时发现的,考古队的介入在后,被列为世界考古八大奇观。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金缕玉衣,曾候乙墓出土编钟以及长沙马王堆等都市国防施工中偶然发现的。三星堆遗址一号坑、二号坑是1986年砖厂工人取土时发现的,开始也发生哄抢,后有村民向政府部门报告后才控制住局面,追回了赃物,考古队才介入发掘。三星堆玉石器坑1929年燕道诚祖孙挖引水沟时就有出土,据资料记载四百多件。此后的近六十年,考古队多次发掘,布置摊方均无重大收获,可是民间出现却连连不断。修路、修河堤、砖厂取土、修大寨团等,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一挖就是一窝,说明当地老百姓有实践,有体会。


    金沙遗址也是在建设施工中无意发现的,当推土机翻斗倒土时,玉器、金器被过路人哄抢,有人用手机报警,公安介入才控制住了现场,追回了部分赃物。


    安阳的殷墟遗址也反映,寻找甲骨文片,当地老百姓有灵感,知道什么样的地形容易挖到,广汉三星堆遗址也同样,当地老百姓也有灵感。这不是灵感,是规律。埋宝藏先民要选择地形地貌,这些规律书本上是找不到的,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经验。


    零二年,中央电视台在广汉三星堆遗址现场直播发掘过程,结果并不成功,没有惊人发现,只有一些残留物。之前就有高人放风,“肯定是挖不出大东西,方向选的不对”当地政府若能张榜悬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结束语


    成都平原沃野千里,历来是富庶地方,由于四周是山,中间盆地,有相对独立的文化体系。成都平原地下埋藏丰富宝藏,具有历史渊源,如何重视民间出土文物,保护出土文物,利用出土文物,打造旅游景点。那些诋毁、阻碍的有关部门是对历史不负责任。民间收藏家并非财迷心窍,相当多的收藏家倾家荡产意在保护这些珍贵文物。他们独有共同愿望,让政府或有实力的企业出来建博物馆,藏家们愿意做奉献。


                                             (作者为2011年中国十大收藏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