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藏论点 返回

关于黑皮玉器故事的引言

作者:陈逸民 来源:中藏网专稿发布时间:2011-12-26 浏览次数:

分享到:
这是一本关于黑皮玉器收藏的故事,它写的虽然是还有争议的一种史前玉器,实质上写的是人和他们的故事,是围绕这种玉器产生的许多人的有趣故事。

和所谓揭露收藏界黑幕的书籍不同,本书所叙述的故事,主要是介绍一些为收藏而呕心沥血的收藏爱好者的精神和情感, 他们或者为保存文化遗产,倾家荡产地收藏黑皮玉器;或者为追求文明的源头,长年累月地奔波在白山黑水之间;或者为扬名立万,不惜金钱和岁月的付出,以求在世间留下芳名。当然,也不乏一些借收藏之名行敛财之实的收藏者,在商品经济的社会中,他们何尝不是为文化市场的繁荣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呢?

在本书的叙述中,作者基本上没有给故事中的芸芸众生奉上一顶“收藏家”的桂冠,其实,现在市面上的收藏家多得不计其数,更何况收藏家并不是一个十分稀罕的称号,戴一顶这样的帽子其实没有多大的妨碍。不过,以张伯驹、潘达于为楷模,即使如香港的一位张姓收藏大人物来说,恐怕还是不能称为一个真正的收藏家。所以本书提倡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为保护传统文化而执着收藏的精神,绝不是为了投资,为了炫耀,仅仅是为了付出。

当然,我们并不是否定收藏的增值行为,想使收藏增值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在当今这个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社会转型期中,想发财能发财也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我们并不排斥收藏中的投资行为,本书想叙述的理念是,收藏本义应该是一种纯粹的文化行为,只有纯粹的从事本义收藏的人才能称得上真正的收藏家!把文化珍品当股票来操作,虽然无伤大体,而且比文化大革命中的破坏不知好上多少倍,但毕竟和收藏的本义有一定的距离。

本书想说的是,在中国,有相当一批为中国而收藏的人士。

他们用自己的钱,为中国收藏了许多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他们有的可能腰缠万贯,有的却家徒四壁,有的已经名扬四海,有的却受到唾骂,收藏过程中的是是非非,谁能说得清楚?谁都说不清楚!当他们的藏品被一些专家学者一锤子砸碎时,很难说清楚收藏者的心情,面上的强颜欢笑移不去心中的酸楚,砸碎的不是藏品,而是收藏者的梦想和岁月,日月年华就在锤子下粉碎,如果他们知道这些所谓的专家仅仅是一些古玩商人时,他们呕心沥血收藏的珍品真正要使他们呕心沥血了!

有人为中华文化而收藏,有人借中华文化而发财,当某些人高叫圆明园的水龙头是国宝时,当某些人借民族感情而疯狂抬高这些清代由外国人制作的铜器的价格时,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是出货前的吆喝。收藏不是简单的买进东西!当大量的出土品冲击市场时,精明的商人装模作样地坐在“鉴宝”类节目上,把不少文化精品打入地狱,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于是,商周的青铜器卖不过清代的外国铜器,宋元的瓷器卖不过清代的瓷器,市场总有一个看得见的手在操作,在左右着中国的收藏市场,这个看得见的手,就装在精明的外国或国内的古董商人身上。

可悲的是,我们的许多专家被这种看不见的手在左右,一些陈规陋习使他们看不清目前的收藏市场所出现的大量珍品,当学术争论影响到专家的地位和利益时,“假作真时真亦假”,目前的收藏界已经没有权威!没有谁能说了算!鉴定证书漫天飞舞, 谁又相信这些鉴定证书呢,本书所讲的一件关于鉴定证书的故事,就是一件十分令人发笑的事情。

在文物界,当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和事物刚开始出现时,往往会受到正统学者的打压,他们的论文和著作往往找不到地方发表,他们难以通过学术出版界来为自己的发现辩护,甚至一些主流学界的专家学者也会因为发表同意民间收藏界的意见而受到打压。相反,一些“权威”的专家学者却能长篇累牍地发表著述去任意歪曲和否定一些新出土的文物,最后,这些文物又会象元青花龙纹象耳瓶一样,被迫远走他乡,深藏在外国古董商的保险箱里,陈列在外国的基金会展厅中。当国外的投资者收藏了足够多的现在他们也不肯公开承认的文物时,时机一旦成熟,某个著名的拍卖公司就会拉出一个天价,然而这些宝贝再倒回中国,以保护、抢救或回归的名义,卖给富起来的中国人。

因为如此,现在有一股否定科技鉴测的思潮,一些专家拼命否定仪器在文物鉴定中的作用,而一些主张科技鉴测的学者好像也并不自信,好像只有肉眼才是区别文物真伪的唯一标准,而且只有“个别人”的肉眼才是比仪器高明的神器。

好在现代社会还有互联网,一些收藏爱好者啸聚互联网上,扯起“造反”的旗子,打起擂台,也自己讨论起文物的真伪来,他们希望以自己微薄的财力为祖国的文物撑起一顶也许并不起眼的保护伞。

他们能成功吗?

他们能使历史不再重蹈复辙吗?

本书讲述的故事,就是希望文物流失的事情不再重演!希望我们祖宗的东西即使用国际眼光来把它们判定为世界性的文化遗产,也不要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

(陈逸民先生所著的《黑皮玉器风云录》将在中藏网“收藏之余”栏目的“读书”中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