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藏论点 返回

讲讲关于“文物法”及《博物馆条例(草案)》

作者:陈新 来源:中藏网专稿发布时间:2015-01-19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法”还没有能按照当今文藏实际做出适合、合理地修法时,当前公布的《博物馆条例(草案)》中对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所写明的两句话:“在设立条件、税收优惠等方面对…一视同仁,要求加强藏品尤其是文物藏品的保护和管理,禁止博物馆获得来源不明或不合法的藏品”确实是冠冕堂皇的套话, 而且是为了继续否定民藏和不作修法所埋下的伏笔。按照目前文物法的理解,对国有博物馆而言,不论通过哪种来源途径(公家在地下、水下、地上所发现)的任何东西作收藏都是合法的,公家发现的绝对到不了民间;对民藏来讲,所不同的是私家偶然发现或恶意挖掘的,这就派生出“私生或公生”的说法。举个例子:同样在祖国大地上江河湖海中的鱼,存在着公家捕捞和私家捕捞,区别在于谁捕捞了鱼;文物就是好比就是人工喂养的鱼,按理解人工喂养的就是有主的鱼,除了养主以外别人是不可以捕捞的,谁捕捞了就是偷盗,就是违法,或是道德品德不良,问题是鱼就是鱼,一旦鱼进入市场后,没有人会知道它是野生鱼还是人工喂养鱼,更不知到鱼来自哪段水域,认购者只知道那是鱼才买回去,不属于有过错购买,属于公开的阳光交易。要解决问题只有禁止所有的鱼进入市场,法定禁止市民买鱼, 或是只允许公家鱼市卖鱼不允许私家鱼市存在,这样一了百了。因此,在没有界定什么是“来源不明或不合法的藏品”时,显然这个条款就是刻意含糊其词,似说出来了但又含糊不清,目的还是试图继续否定民藏和刻意否定民捐。既然看到“一视同仁”的重要性,但这个问题又变成“红线”,不可逾越,按理大家的起跑线应该是一样,因为市场开在那里,文管工商执法部门失职监控并不严格以审查后的准入制度来管理市场,同时那些东西向来没人看好,向来把不被专家认可,因此它们一直作为工艺品或一般的古董被人交易。

管理层应该深入调查了解近三十年来民藏发生的背景,民间善意收藏的行为绝大多数是在国家允许经营的市场上发生的,也有一部分为民间私家传世之物交易的,真正不合法、来源不明的好东西一般早就被一些不法文物贩子和懂行的内鬼弄到境外。当民间收藏者通过很多次痛苦的“上当受骗”和自身的认知程度提高后,在市场上大海捞针似的收购几件被专家不上手就知道是仿品赝品的时候,香港翟商人多年前就告知国内收藏者“要买XX到香港”,国内的机构、专家多年前就也都跑到境外以高价为国家搞“回流”工作,证明他们早就知晓这些“洗澡”情况而且认可这条路径。该事实最近丘专家披露“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仅流入香港的文物就达1600万件”,有人统计“流到美国的达230万件,其中22万件高珍品被各家博物馆收藏”。如上述卖鱼的比喻,要讲市场上东西有问题,其过错和失误,那只有文管、工商监管不力该负责,只有那些有发言权的专家们刻意打压该负责(因为专家鉴定那些是“蛇”不是“鱼”);要讲流出境外的那些东西有问题,那更与那些不作为的管理部门有关,不能排除其中存在人为故意和腐败的可能性,这些问题应该认真查处查处。民间收藏者没有任何过错!所有问题的根还是围绕到了那个“法”,不修法,一切问题都存在,变成了有“法”不依,有“法”不为,最后是全部的人都违法。

现在“条例”已经出台,最迫切需要的是要有最高权威发言人应该将“条例”所涉的细则和这些关键文字向社会解释清楚,即使是“草案”引领大家正确解读和理解也是需要的, 因为“有法不依是违法,法无禁止即可为”,对社会和公民这是大事。

 

  

 

 

 

 

[中藏论点]上一篇:怎样看瓷器釉面之光

[中藏论点]下一篇:讲讲关于“文物法”及《博物馆条例(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