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艺术投资 返回

资本力量助推艺术品市场

来源:新金融观察 发布时间:2016-07-07 浏览次数:

分享到:

       艺术品市场,尤其是国内的拍卖市场,究竟是一群人的狂欢,还是几个人的孤单?如果答案是后者,那就不难解释王中军、刘益谦等人对拍卖市场转守为攻的态度了。

  不断使用“个人理想”、“个人关系”等字眼,王中军暗示此举代表的是个人行为,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入局的资本以及公司越来越多,国内艺术品市场整合的步伐已经开始提速。

  从买家到卖家

  艺术品市场沉寂了太久,想要单靠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来快速度过调整期,似乎不太现实。于是,身在圈内的大佬们开始自救了。

  6月22日,“保利国际拍卖·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创投·天辰时代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暨“保利·华谊中西艺术对话展”开幕式在新保利大厦云楼六层成功举行。开幕式上,三方共同宣布将于年内在上海成立保利华谊(上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这就标志着华谊兄弟集团董事长王中军在当惯了艺术品的买家之后,终于走上了卖家之路。

  作为国内娱乐产业龙头华谊兄弟的老总,王中军的名字并不陌生,然而同样熟识王中军的还有另外一个圈子,那就是拍卖行业。

  王中军是一个拥有二十多年经验的资深藏家,其在各大拍场创下的天价拍卖纪录令人咋舌。

  2014年的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王中军以6176万美元拍得凡·高静物油画《雏菊与罂粟花》,创下中国藏家海外竞拍西方艺术品的最高拍价。半年后,王中军又在纽约苏富比以2993万美元的高价竞得毕加索作品《盘发髻女子坐像》。而在国内,王中军也常通过中国嘉德、北京保利等拍卖行购入大量艺术品,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今年春拍以2.07亿元拍得的《局事帖》。王中军也因此霸占了今年春拍季几乎所有艺术新闻的头条。

  就是这样一个拥有巨大资金实力和艺术品收藏经验的买家,开始转守为攻了。王中军在开幕式上公开表示,“此次合作成立拍卖公司,将实现我的个人理想,我与保利集团领导良好的个人关系,以及与保利拍卖多年来紧密的合作关系促成了此次合作。”

  不断使用“个人理想”、“个人关系”等字眼,王中军暗示此举代表的是个人行为,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入局的资本以及公司越来越多,国内艺术品市场整合的步伐已经开始提速。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正处低潮期的艺术品市场除了吸引王中军入局以外,还有其他熟悉的名字蓄势待发。

  比如刘益谦,同样是活跃在拍卖行业的明星买家,也在借助一些方式转变身份,努力成为一个卖家。而不同于王中军的是,刘益谦选择了在推动匡时拍卖上市的过程中分得利益。

  于是,业内开始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艺术与资本正在进行着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相亲。”

  殊途同归

  收藏,本身就是一种投资行为,即便掺入了再多的兴趣因素和文化使命,也无法掩盖其行为本身的趋利性。

  艺术品市场近年来的整体遇冷,无疑给王中军、刘益谦这样的大买家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毕竟谁也不想看到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艺术品贬值。于是他们开始各自寻找“联姻”对象,王中军以投资的形式牵手保利,刘益谦通过推动上市的方式找上了匡时。

  如果说在一年前,上市对于拍卖行业来说还算是一个不可能实现并且也没有必要实现的事情,那么随着市场的逐步调整,拍卖公司也开始踏上寻求资本市场帮助的道路。最明显的,就是业内对于拍卖公司上市所持的态度。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季涛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保利文化上市是个体行为,对其他拍卖行来说没有太多的借鉴意义,更不会引发盲目跟风。”而经历了一年的变化,匡时也选择了借道宏图高科(600122,股吧)完成上市动作,这一次季涛的态度也有所改变,“拍卖行业最重要的是品牌,有上市公司品牌背书,对于买家、卖家都会带来更多的可信任度。尤其对于正处于持续调整的国内拍卖市场来说,此次匡时借道上市,也将对整个低迷的拍卖行业产生积极作用。”

  另一位在上海某拍卖公司任职的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其他公司的做法我本身不好评论,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来看,上市对于拍卖公司来说很难实现,并且也没有实现的必要。首先拍卖公司是人力主导型企业,对于资金的需求量并没有那么大,其次拍卖公司是典型的轻资产公司,最多有一些房产等固定资产,非常难估值,这样一来想要上市就很难了。”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匡时国际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新金融观察记者查阅了宏图高科发布的临时公告,发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信息披露的问询函》,问询函对于匡时国际的盈利模式,大额垫付刘益谦、王薇薇等人拍品款,虚假交易等敏感问题进行了质疑,要求作出进一步解释。

  不可忽略的是,根据此次交易预案,刘益谦的女婿陈佳将成为匡时国际第二大股东。所以,与王中军的做法殊途同归,刘益谦也准备借助资本的力量正式进军艺术品市场。

  显然,无论是王中军还是刘益谦,建立私人美术馆均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即便二者均未做到尘埃落定,但资本力量正悄然改变艺术品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