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艺术投资 返回

艺术品份额化圈钱内幕:投资人担忧被跑路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4-26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像炒股一样,炒艺术品份额,追涨杀跌,赚取差价”,早被政府明令取缔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依然暗地滋生。日前,香港万丰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丰国际)被曝光违法买卖艺术品份额,并私自冻结大量内地投资者的账户资金超过10亿元,至此万丰国际庞大的圈钱骗局浮出水面。

  投资门槛低、证券化和所谓的高回报,成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能够忽悠到大批投资人的法宝。据业内人士透露,类似万丰国际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机构在港澳地区还有多家,其吸纳的投资者多数来自内地,一旦被做局炒高的艺术品份额资金链断裂,投资者将面临被跑路和血本无归的风险。

  投资人担忧“被跑路”

  万丰国际采用类似文交所的运营模式,以墨翠、水沫玉、天珠、高古玉等为主进行份额化交易,并且承诺回报率很高,10个月的回报金额可以达到30%,甚至是高达3倍以上的收益,而投资门槛低至1万元,因此很多投资者动了心。

  然而据媒体报道,目前,在万丰国际平台上,来自深圳、重庆、厦门、杭州、义乌等十多个省市的数万名投资者资金账户被冻结,涉及金额或接近10亿元。一部分投资者正在尝试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对于资金冻结一事,万丰国际宣称是因为在进行内部调整转型,但是却没有给出任何调整期时长。其曾发布公告称,将于2016年元旦后推出新板块,此后一些投资者就发现个人账户内的资金被冻结,只能入金不能出金,他们为此惶惶不安,担心万丰国际主要负责人已经在计划跑路。

  万丰国际在香港注册,不过据报道,香港万丰国际在2015年6月已经解散。现在,万丰国际是用着深圳前海会丰嘉誉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牌子,法定代表人为刘恩英。而万丰国际会员账户的资金是打入广西会丰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也是刘恩英。

  2014年,同样是香港注册的“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老板郑旭东跑路事件,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郑旭东利用中小投资者热衷的份额化交易,将翡翠打包上市并炒至上亿元的高价,令投资者为之疯狂不能自拔。不到一年的时间,郑旭东因为其网贷平台崩盘,导致文交所资金链断裂,最终携巨款潜逃境外。

  今年3月1日,刘恩英在万丰国际平台上发布消息提出3个办法,资产清算、转入新平台、代理新业务。随后,万丰国际平台上发布了《无代理商散户清算保权办法》称,由深圳前海会丰嘉誉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散户管理小组,为散户办理清算保权。处理完成后,平台对该客户账户做销户处理。至于账户资金则由会丰嘉誉负责在国内有银行三方监管的交易平台完成资产配置。

  对此一些投资人表示,他们对会丰嘉誉能否配备与所欠资产价值相符的艺术品表示怀疑,艺术品定价完全是由对方来决定的。万丰国际随意冻结、销户,让他们对平台很不放心,现在只想拿回个人账户资金,并不想再继续进行什么资产配置。

  艺术品证券化成“圈钱利器”

  万丰国际的运作并不新奇,是内地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翻版。2010年以来,深圳、天津、湖南、陕西等多地文交所尝试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同时,暴涨暴跌、暗箱操作、退市缺陷等诸多乱象不断发酵。因此,2011年国务院发布“38号文”以及2012年的“37号文”正式取缔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至今并未解禁。

  但一些曾从中获利的幕后操纵者仍不死心,跑到香港、澳门地区“打擦边球”注册了交易中心,重新搭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平台吸引内地投资者就范。知情人士泰山(化名)向记者透露,在香港注册的文交所中,万丰国际和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是规模比较大的两家,主营业务都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创办人都来自内地,投资人也主要来自内地,直接打钱或汇款给香港的文交所,政府也难以监管。

  “值几十万元的艺术品发包后就是几千万元,比之前内地爆炒的艺术品份额有过之而无不及。”泰山说。万丰国际内地代理商的扩张速度很快,万丰国际官网显示,在全国的代理商已超过70家。

  被爆炒到离谱的艺术品资产包就成了“定时炸弹”,无人接盘的后果就会直接导致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在郑旭东跑路后,一些投资者急忙赶到存放投资标的翡翠的仓库,看到保管在小仓库的翡翠被装在纸箱中随意堆在地上,而这些翡翠在文交所的交易价格要高出收藏市场行情近5倍。

  在万丰国际不允许投资者出金后,开出了账户可用资金的办法,包括提货、购买新资产包等,而在投资人看来都是要亏本。比如投资人可以提取1万多元一件的墨翠、天珠之类玉器,但是泰山认为可提货的产品标价都高得离谱,收藏市场真实价值只有提货价的一半都不到。

  “这种批量生产的玉器,是收藏专业人士根本看不上的,怎么能弥补损失,所以投资者很少有收藏圈里的。”泰山说,“其实很多人连自己买的是什么都不清楚,只是跟风买。要不就是完全不懂的人,要不就是被深套的人。”

  万丰国际将大批量玉器打包上市后,产品持有人天天拉涨停,散户根本买不到。到了一定的价位才开始放量,这时追进去的散户都在高位接盘,很少有人真正赚到钱的,少量赚钱的人大多是拿大额的资金进去申购原始股,但成功的几率小于2%。泰山感叹,中小投资者更喜欢艺术品份额化的交易方式,一个是因为门槛低,还有就是对暴利的侥幸和赌博心理。

  文交所乱象仍在滋生

  艺术品是继房地产、股票证券之后的第三大投资领域,特别是股市、楼市震荡之后,能够进入艺术品市场成为投资者的终极目标,中小投资者也冀望能够分得一杯羹,所以文交所的出现及其发行的低门槛艺术品份额化投资产品曾让他们看到一线希望。但几年后,很多投资者发现看到的不是预期中的收益,而是一幕幕文交所乱象。

  尽管业内人士承认艺术品电子化、金融化、资本化都是未来的趋势,文交所是新事物,还处于有待完善的阶段,实际上文交所却上演了一幕幕闹剧,游资、基金参与份额化炒作,选择某个品种就让其暴涨,而文交所自身系统运作也漏洞百出。

  自2013年南京文交所上市邮币卡之后,文交所随即成为一根救市稻草,全国上市邮币卡的大小文交所已达20家左右,但是文交所为止跌托市,竟然宣布上市邮币卡品种下跌幅度为0,这个规定被业内人士作为“笑谈”传播。

  泰山认为,邮币卡、红酒是天然标准化的份额,文交所进行份额化物权交易没有违规,不会像书画拆分份额那样,到期了没办法分割退出。但是用金融化方式交易更容易炒作,吸引了投机者和内幕交易者,做市商和拉客户的都能赚钱,所以线下体验店才越开越多,而一窝蜂的普通投资者就成了炮灰。

  “不跑路已经就不算圈钱了,”泰山说,“没有艺术品托管的交易平台,买40个翡翠白菜,挂牌5000万,炒到几个亿,最后难免跑路。那些所谓托管艺术品的持有人,也是和交易平台同属一家公司,因为交易系统在交易所,虚假交易炒高价格,或者直接把投资人的现金变成份额,骗子交易所可以给你完全不存在的标的,完全不存在的账户。”

  内地的文交所目前多数被做市商掌控了整个局面,很多都是自己开盘,自己入仓,至于仓位如何,有没有实物货,入货标准如何,都是幕后操作者说了算,导致交易标的物线上线下价格差别比较大,同一个品种在不同的文交所价格也不同。

  “38号文说文交所不许有做市商,实际上每个交易所都有,有证监会牌照的文交所大概三十多家,每个省有1到3家,文交所给地方政府带来税收,比如,南京文交所最多一天成交额几十个亿,去年的成交量比新三板高。”泰山说,“国务院清理整顿文化市场把权限交给省金融办了,证监会监管力度不够,也插不上手,浙江出了一个文交所管理办法,然后每个月上交报表,一年写个总结,管理能到什么程度,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