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铜器书画 返回

唐代烧花瓷窑三足盘较为罕见

来源:收藏快报 发布时间:2016-05-28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图示)唐鎏金摩羯纹卷曲式带足银盘(图示)唐鎏金摩羯纹卷曲式带足银盘(图2)唐狮纹金花银盘(图2)唐狮纹金花银盘(图3)唐鹿纹菱花形银盘(图3)唐鹿纹菱花形银盘(图4)唐郏县窑黑釉蓝斑三足盘(图4)唐郏县窑黑釉蓝斑三足盘(图5)战国秦昭王三十三年(公元前274年)鎏金银盘(图5)战国秦昭王三十三年(公元前274年)鎏金银盘

  (原标题:丝绸经纬文化银盘金花辉映)

  唐朝鼎盛,丝路畅通,经济繁荣,外交频繁,东西文化贯通,能工巧匠汲取中亚粟特、西亚萨珊金银制造技术、器物形制、融会传统纹样、装饰风格为一体,致使传统民族特色的金银器制作工艺达到巅峰。以内蒙古博物馆收藏的这只鎏金摩羯纹卷曲式带足银盘(图1)为例:银盘高2厘米,直径47.8厘米;圆唇,折宽沿,平底,盘底中心锤揲摩羯戏珠纹,外围錾刻六组花卉,折沿锤揲葡萄、牵牛花六组纹样,纹饰皆鎏金。此器制作精工极致,锤揲、錾刻纹样,细致入微。

  此类保存完好的金花银盘出土发现有10多件(多数卷曲式带三足、少数为四足)。如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唐狮纹金花银盘(图2)、河北宽城出土的唐鹿纹菱花形银盘(图3)、日本正仓院藏唐鹿纹葵花形银盘等。而房龄大长公主墓前室壁画中就描绘了两个卷足盘,一个为五足圆盘,另一个是四足多曲盘,此样式无疑取材于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器物。这件唐郏县窑黑釉蓝斑三足盘(图4)高2.9厘米,口径15厘米,足径10.2厘米。盘敞口,盘心坦平,下承以三足。通体内外施釉,黑色釉地上呈现蓝、白交融的花斑,外底中心无釉。唐代烧花瓷窑三足盘较为罕见,故而专家将三足盘和窑址出土的标本及金花银盘相互印证认为,卷曲式金花银足盘是唐代金银(瓷器)工匠包融并蓄的时尚器物佐证。

  《旧唐书·文宗本纪》有命名“金花银器”的记载:大和二年(828)“敕,应诸道进奉内府,四节及降诞进奉金花银器,并纂组文缬杂物,并折充铤银及绫绢。”北宋王钦若等编修的《册府元龟·帝王部·纳贡献门》载:后晋开运三年(946)十月,两浙钱弘佐“谢恩授守太尉册命”,进“金花银器一千五百两”。

  大唐初盛时期制作的金花银器纹样,是博采众长的结晶。馆藏的翼兽纹、立鸟纹、联珠纹吸纳了波斯萨珊王朝银器器物上的动物纹样;缠枝鸟兽纹吸纳了地中海、黑海地区流行葡萄卷草间点缀禽兽纹样;摩羯纹吸纳了中亚片治肯特纹样。因公元3世纪中叶,摩羯纹就出现在印度的雕塑、绘画艺术当中;东晋画家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亦见有鱼身兽首的摩羯纹。而西方国家和地区也或多或少地吸收了唐代的文化元素。如唐代的缠枝卷草纹、祥云纹、利鱼子纹等为粟特银器所取法。中亚、西亚传统的银器只有圆形口,后来也出现有分曲花瓣口形制,明显是中国影响的结果。除精描纹样外,唐代工匠普遍使用切削、抛光、焊接、手摇脚踩的简单车床技术及其锤揲、錾刻、鎏金三大绝活也被中亚、西亚所借鉴。

  ——锤揲是最主要的金银器成型工艺。充分利用金、银质地比较柔软、延展性强的特点,用锤敲打金、银块,使之延伸展开成片状,打造成各种器形和纹饰。其工艺巧妙地应用成熟于唐沿至于宋,并对瓷器工艺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錾刻是在金属板上设计好的器型、图案上,进行勾錾、直口錾、双线錾、发丝錾、半圆錾、方踩錾、半圆踩錾、鱼鳞錾、鱼眼錾、豆粒錾、沙地錾、尖錾、脱錾、抢錾等,錾出千变万化的浮雕状图案。这种汉族手工艺传统奇葩,是随玉石器、骨角器等加工技术演化而来。从出土的夏商周青铜器、金银器錾刻的纹样、镶嵌宝石、金银错等文物标本,被认为已达数千年的技术史。

  ——鎏金,亦称“金镀”、“金涂”、“镀金”、“金花”。镀金方法是将金、水、银合成金汞溶液,涂在铜器表面,然后加热蒸发水银,使金附着在器物表面永不脱落。战国秦昭王三十三年(前274)鎏金银盘(图5),高5.5厘米,底径21.1厘米,口径37厘米,重1.705千克。刻有秦国工官“左工”、“卅三年”制造铭文。鎏金技术起始于战国,而古埃及在公元3世纪才有镀金的记载。

  丝绸文化交融,金花银器辉映。唐代金银器的外来文化元素,具有强烈的异域色彩。至8世纪中叶以后,才逐渐摆脱了外来文化的直接影响,完成了金银器的中国化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