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铜器书画 返回

读画千万别忘了咱老祖宗的水墨画

来源:中国商网—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发布时间:2016-04-03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吴道子是中国绘画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宋代的苏轼对其推崇备至:“画重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道子画人物,如灯取影,逆来顺往,旁见侧出,横斜平直,各相柔除,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所谓游刃余地,运斤成风,盖古今一人而已。”

  去年,我写读画随笔,写了很多西洋油画。有几位水墨画家朋友就指点我说:“读画,千万别忘了咱老祖宗的水墨画。你放下西洋的塞尚梵高莫奈,先去欣赏一回吴道子,保准你爱上‘吴带当风’。”

  回到水墨画,爱上吴道子,就像苏轼所说“道子画人物古今一人”。道子画衣纹服饰,如风飘舞,颇有动感,被誉为“吴带当风”。性格使然,感性大于理性,我的脾气秉性,从文学到水墨画,从唐代的吴道子,到明代的徐渭,再到清代的八大山人,画中洋溢的胸中激情,和我的文学性情相通。能把“吴带当风”传承和发扬的现代水墨画家,我觉得当推傅抱石,因为一幅词意图。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

  1957年春节,湖南长沙十中教师李淑一在读了毛泽东发表的十八首诗词后,感慨良多,夜不成寐,于是写了封读诗词感怀的信,并随信将她作于1933年思念丈夫柳直荀的一首《菩萨蛮·惊梦》抄附给毛泽东。5月11日,毛泽东回信给李淑一,其中就有这首《蝶恋花·答李淑一》词,后来这首词很快便流传于北京中南海。8月21日,傅抱石率中国美术家代表团访问东欧回国暂留北京,受邀前往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毅家做客。席间,爱好诗词的陈毅深情诵读,傅抱石颇受启发,申报了《蝶恋花·答李淑一》词意图的画作,开始构思创作。

  赏读此幅词意图,我异常惊叹佩服于傅抱石当年的胆量豪气。毛泽东诗词中的雄浑气魄、阳刚气势、壮阔高远的大意境,无人能比。没有足够的知识修养,没有独领一代美术风骚的大家手笔,谁敢随便落笔?可见傅抱石在那时的艺术成就非同一般。

  翩翩舒广袖的嫦娥,捧出桂花酒的吴刚,神态动作和衣着,宛若吴道子画里的神仙,却已被画家脱胎换骨。整幅画面除了人物,就是画家山水画中的拿手技巧,画出了倾盆大雨的效果,也画出了天上和人间靠密集强劲的雨丝相连接,还有那纷纷扬扬由上至下的杨柳叶,两仙之下是祖国壮美的山峦,在每一座山峰上,红旗漫卷。(王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