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考古百年 返回

城北发掘李娀砖室墓 出土墓志揭秘五代十国政权争夺

来源:扬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6-08-23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志石拓片(局部)。孔茜摄

 

志石拓片(局部)。孔茜摄

 

  2013年12月,我市考古人员在城北乡三星村西庄组境内发掘了一座小型砖室墓。昨天,这座砖室墓的考古研究报告发表,经过考古挖掘、研究,可判断墓主为五代十国时期杨吴国李娀,其夫君为杨吴国重臣陶雅第四子陶敬宣。通过对李娀墓志及其夫君现存墓志铭的研究,对唐末五代尤其是杨吴、南唐历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考古


  城北乡发掘五代十国李娀砖室墓

 

  在城北乡发掘的为砖结构单室墓,平面呈船形,墓葬规模较小,且早年被盗墓贼光顾过,墓顶已经不复存在。但考古人员还是清理出了木俑、铜钱、铜镜、鎏金银钗、银镊子耳挖、银盒、墓志等总共18件遗物。

 

  墓志是揭开墓主人身份的重要证据,在该墓的棺材位置前发现的这一合墓志,青石材质,由志盖和志石两部分组成。其中,志盖长61厘米、宽62厘米、厚11.5厘米,盝顶长43.5厘米、宽42厘米,中心有方格界,篆书阴刻3行9字“吴故陇/西李氏/墓志铭”,四周由内向外分别阴刻八卦图、十二生肖图及星宿图,四杀阴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图案;而志石长62厘米、宽61厘米、厚12厘米,正面楷书阴刻志文,侧面阴刻牡丹纹。

 

  通过墓志内容,再加以考证可得知,墓主为五代十国时期杨吴国李娀。

 

  史料


  李娀何许人?杨吴国重臣儿媳妇

 

  据墓志所载,墓主李娀字惠容,生于唐天祐三年(906年),卒于杨吴大和六年(934年)八月,享年二十九岁,为李承嗣第三女。

 

  根据墓志内容并结合史料记载,考古人员称,李娀以苦县为其家族郡望所在,苦县是老子的出生地,今河南省鹿邑县。

 

  墓志中记载,李娀“笄年归于陶公”,即杨吴武义二年(920年)嫁与陶敬宣。史书《徐骑省集》 卷十五所录,由徐铉撰写的 《唐故泰州刺史陶公墓志铭》计844字,志主正是陶敬宣。

 

  《陶公墓志铭》中记载:“明年(951年)某月日,葬于江都府县里,与前夫人合袝焉。”考古人员介绍,这里的前夫人应该就是李娀,但目前李娀墓附近尚未发现陶敬宣墓。

 

  陶敬宣家世显赫,他的高祖陶复,唐右监门卫将军;曾祖陶琳,建州录事参军;祖陶晟,青州博昌县令;父陶雅,武昌军节度使,赠太师,楚惠公。

 

  李娀墓志和《陶公墓志铭》详细记载了陶敬宣之父杨吴重臣陶雅的仕宦情况。陶雅,字国华,为杨行密大将,且与其同乡,历经杨行密、杨渥、杨隆演三代君主。景福二年(893年),陶雅出任歙州刺史。

 

  


  由墓志看杨吴政权内部的权力争夺

 

  据史料记载,唐天祐二年(905年)杨行密去世后,其长子杨渥继立。天祐四年(907年),权臣张颢、徐温发动兵变,控制军政,杨渥大权尽失。天祐五年(908年),张颢与徐温派人将杨渥杀死,随即徐温袭杀张颢,最终由张颢承担了弑君之罪。李娀墓志所言“迨武皇晏驾、烈宗绍立时,有臣逆弑主虐人。及齐王奋发大忠,诛平凶党,参厥筹画,公惟冠焉”,指的正是此事。

 

  李承嗣、陶雅在杨行密死后卷入杨吴与徐温、张颢等人的权力斗争之中,徐温希望在与张颢的权力斗争中获得李承嗣的支持。

 

  据《资治通鉴》记载:“时副使李承嗣参预军府之政,可求又说承嗣曰:‘颢凶威如此,今出徐于外,意不徒然,恐亦非公之利。’承嗣深然之。”可见李承嗣接受了徐温的劝诱。

 

  李承嗣、陶雅转向支持徐温,是当时复杂的权力斗争中保全自我的唯一方式。两大家族得以善终,与徐温秉政时期两家的政治立场密切相关。陶敬宣在杨吴时期即得到徐温养子徐知诰(即南唐烈祖李昪)的重用,南唐立国后,烈祖李昪以陶敬宣为工部尚书。李娀墓志与《陶公墓志铭》从一个侧面真实反映了五代十国时期武人政治的特点,徐温逐步剪除杨氏旧将势力,为南唐取代杨吴铺平了道路。

 

  意义


  为五代历史研究


  提供重要史料

 

  考古人员介绍,李娀墓的砖筑墓壁略弧,墓壁设置壁龛,此种做法可追溯到初唐扬州曹庄2号墓,即萧皇后墓;同时,与扬州邗江蔡庄五代墓(寻阳长公主墓)类似,两座墓出土的十二生肖俑也基本相同;在结构上与扬州三星村夏庄杨吴钱匡道墓更是如出一辙,是唐末五代扬州乃至南方地区十分常见而又极具时代特色的墓葬形制。

 

  李娀墓志的发现以及传世的《陶公墓志铭》,一方面可复原其家族世系以及个人生平经历,为杨吴南唐时期李氏家族、陶氏家族世系的考察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弥补了史籍记载的不足。同时,对唐末五代尤其是杨吴、 南唐历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