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考古百年 返回

海昏侯墓主揭盅:汉废帝 刘贺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6-03-03 浏览次数:

分享到:
刻有“刘贺”名字的玉印。新华社 图 万象 摄 
写有“海昏侯臣贺”字样的奏牍。新华社 图 万象 摄

  内棺打开 三大证据直指刘贺 出土文物昨起在首都博物馆展出

  昨日上午,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了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经考古证实,海昏侯墓主人系西汉第一代海昏侯、汉武帝之孙刘贺。至此,多年以来备受关注的南昌海昏侯墓墓主身份终于揭晓。

  发布会现场专家组表示,打开内棺后,考古人员发现墓主遗骸的痕迹,并在遗骸的腰部位置发现刻有“刘贺”字样的玉印一枚,玉印保存完好,工艺精美,遗骸之下还有包金的丝缕琉璃席,琉璃席之上整齐排列着多组金饼。

  据悉,海昏侯墓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现场建设遗址公园的计划也正在进行。

  文/广州日报记者 蚁畅

  2016年2月23日下午1点16分,印有“江西省考古所”的一个个大木箱,出现在江西抵达北京的列车上,由武警护送的这些木箱,被运往首都博物馆,里面装着由南昌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的金器、玉器、铜器等,这些出土文物,从昨日起在首都博物馆展出。

  金器玉器运北京展出

  从2011年现身开始,南昌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便引起公众强烈关注,这座发掘面积达1万余平方米的墓葬遗址,以前所未有的完整度,呈现了西汉海昏侯墓墓园、主墓及三座袝葬墓、车马坑以及祠堂、寝殿等遗迹面貌,至今出土各类珍贵文物1万多件(套),其中发掘的麟趾金、马蹄金、金饼等金器,备受公众关注。

  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的数量和保存完好程度令人惊叹,此次在首都博物馆展出,解了许多考古迷的渴。江西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告诉记者,此次展览系江西方面主动联系,由于海昏侯墓备受关注,具有强烈的社会效益,其展出极具价值,也是在公众迫切期待下及时举办的一次亮相。

  现存面积最大保存最好

  在内棺开棺之前,考古队领队杨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尚不能确定墓主就是刘贺,但是从考古现场发现的一系列证据链来看,多种信息都将墓主身份指向刘贺,杨军当时表示,期待内棺打开之后,有直接证据证明墓主身份,比如随身下葬的玉印。

  昨日,在首都博物馆召开的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上,有关负责人正式表示,经过考古证实,海昏侯墓主人身份已经确定系西汉第一代海昏侯、汉武帝之孙刘贺。

  这个结果和此前诸多猜测一致。据记载,刘贺,生于公元前92年,卒于公元前59年,汉武帝之孙,是西汉第九位皇帝,在位仅27天,后被废为海昏侯,史称汉废帝,有史料描述其在位期间荒淫无度无心国事。

  专家组表示,有三大证据指向墓主刘贺的身份。第一,大墓的内棺打开后,遗骸腰间发现一枚玉印,上面印有“刘贺”名字,这是刘贺随身下葬的玉印,是最为直接的证据。

  第二,专家组在出土的墨书金饼上,读出“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的字样,其中“贺”字指刘贺,“元康”则是汉宣帝刘询的年号。

  第三,在出土的木牍上,专家组发现刘贺及其夫人写给皇帝、皇太后的奏章副本,副本上有署名,木牍上可见“海昏侯臣贺”字样。

  专家组认为,一系列遗存,是中国目前发现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打开内棺 肉眼可见玉印

  昨日,江西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接受记者采访,他向记者描述了内棺打开后的部分样貌。

  “内棺门是打开了,但是目前还没有进一步进行挖掘。”徐长青表示,内棺打开后,肉眼便可以看见“刘贺”字样的玉印,除此之外,还能清楚地看见包金的丝缕琉璃席,以及琉璃席上整齐排列的金器。

  徐长青表示,由于内棺发生了坍塌,所以打开内棺之后,内部厚度看起来是比较薄的,“打开后,表面凹凸不平,肉眼能看见玉器、琉璃席和金器。”

  昨日的发布会上,有关负责人介绍称,在内棺遗骸腰间发现了“刘贺”印字的玉印,徐长青表示,内棺现场从肉眼上看,看不清整个遗骸的轮廓,但可以辨别遗骸的痕迹,也可以辨别玉印出现在腰间的痕迹。

  徐长青表示,打开内棺,只是第一步,截至目前,考古人员正在积极准备,包括准备设备、制定计划等,“这几天就着手开始进行内棺的进一步工作。”

  现场首次使用低压氧舱

  杨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内棺在内,海昏侯墓许多考古挖掘工作都使用了高科技手段,包括冲氮保护、X光成像等,还有包括考古史上首次使用的低压氧舱,而一系列手段,都是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出土文物和遗址现场。

  据了解,名为“移动式低氧气体工作站”的实验室,主要为了保护文物中的有机物质,包括内棺中的遗骸成分,由于这些文物与氧气隔绝,一旦接触到氧气,就可能发生变化,低压氧舱正是为了阻止这种变化的发生。

  杨军表示,大量的出土文物中,竹简的修复难度较大,但恰恰是竹简记录的内容,具有极高的考古研究价值。

  据了解,由于墓室曾经发生坍塌,竹简相互压迫,加上微生物在内的影响,不少竹简受损程度严重,其中一些竹简的分离过程难度很大,不仅要进行大量的人工分离工作,在分离过程中,还需要注意保护竹简表面的文字原貌,杨军告诉记者,逐渐分离完成后,需要交给有关专家进行研究,“至少需要七八年的时间”。

  昨日发布会上,有关负责人宣布,海昏侯墓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在徐长青看来,海昏侯墓至今的考古发现,已经具备资格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目前,在北京展出的出土文物,展览结束后将被运回南昌,继续由专业人员进行相关研究,而对杨军、徐长青等考古人来说,难以想象的工作量,还在等待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