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遗产 返回

找寻遗落民间的漆艺记忆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 潘玉婷发布时间:2015-12-02 浏览次数:

分享到:

  漆艺作为我国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具有实用与艺术完美结合的独特魅力。它与丝绸、瓷器一样,是代表中国文化的国粹,同时也与陶艺、水墨一样,并列为中国三大传统艺术媒材。然而,由于社会的迅猛发展和工业文明的冲击,传统手工艺人才流失,普通大众对大漆缺少基本认知,漆艺的发展受到了极大限制。中国是漆文化资源的大国,盛产优质天然漆,也是出土古漆器最多的文明古国,面对如此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悠久的历史遗产,漆艺应该在现代社会的实用领域里重拾逝去的辉煌,找寻遗落在民间的记忆。

  作为曾经的楚国中心,湖北曾出土过2400多年前的大量漆器,虎座鸟架鼓、猪形盒、蛇卮以及九连墩出土的鹰形木杯,皆为楚国时期最著名的漆器。同时,湖北也是大漆艺术的重要发源地,是全世界最优质的天然漆原产地之一,并拥有楚汉漆器的历史文脉。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样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和物质保障下,从传统漆艺到现代漆艺的发展过程中却出现了断层,身处荆楚大地的湖北美术馆主动担负起了复兴中华漆艺、推动漆艺创作、传承漆艺传统的历史文化使命。

  为了梳理大漆收藏的源与流,湖北美术馆相继举办了“造物与空间——中国当代漆艺学术提名展”“大漆世界:材质·方法·精神——2010年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大漆世界:源·流——2013年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渐次充实的漆艺展览,不仅从形式和主题上更为多元,邀请的参展作者范围也从单纯的漆艺家拓宽到了高校漆艺专业的师生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同时,为了更好地对漆艺做“现代性”梳理,湖北美术馆组织了为期4个月的全国性范围的漆艺考察,从高校到艺术家漆艺工作室,乃至各地文物市场和博物馆的漆藏,掌握了大量一手的漆文化资源,并抢救性购藏了一批明清及民国的精美古漆器,漆艺收藏亦成为了湖北美术馆六大特色收藏体系之一。

  “无漆不成器”,漆艺曾广泛应用于生活各个方面。然而,随着现代生活方式与审美方式的变革,传统漆器逐渐淡出人们生活,成为收藏品和展品。2015年,为了更好地推动中国漆艺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发展,响应“让非遗走进现代生活,让现代设计走进非遗”的号召,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探寻漆艺创新的思路与办法,搭建漆艺研究专家、设计专家与生产企业的对接平台,打造具有“民族特色,国家品牌”的漆艺产品,在文化部支持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漆艺作品展”和“国际漆艺三年展收藏精品展”在湖北美术馆举办。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漆艺作品展集结了全国最权威的20位漆艺传承人,如平遥推光漆器髹饰技艺传承人梁忠秀、扬州漆器工艺美术大师谢世强、楚式漆器髹饰技艺传承人邹传志、绛州剔犀技艺传承人何俊明、嵌螺钿漆器工艺传承人李爱珍等。通过展览,美术馆收藏了涵盖艺术代表性和实用性的漆器24件套,包括云雕作品《方盘》、《香道》;推光漆器作品《黑漆描金碗》;螺钿作品《大业有成捧盒》;楚漆器作品《蛇鸟座屏》、《双联杯》等。可以说,对于漆器传承人作品的收藏,亦是致力于厘清漆器源与流的一项工作。因为漆器的制作工艺、制作材料和制作手段在不同地域显示出了不同特点,所以,在漆艺藏品的选择方面,需要对其传承方式、传承内容有所考量,重点关注在漆艺制作和研究价值层面上有特殊特点的作品。同时,要将漆器的收藏梳理成为完整的学术课题,又要求收藏专业人员具备各品类、各地区漆器入藏的眼光。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手上入藏的作品,基本为在世传承人以传统工艺和手法制作的漆器。由于漆器的制作条件较高,需要确保其温度、湿度,且其制作材料不易获得,漆器的制作工艺也一度出现断层,因此,对于传承人作品的入藏同时具有着抢救性的意义,借收藏的方式,鼓励传承人再生产,衔接传统漆艺和现代漆艺,重新找回漆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重要地位。

  虽然漆艺与其他传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正经历着文化转型的阵痛,但转型同时亦会带来各种新的机遇。值得庆幸的是,漆艺在被大众逐渐认知的同时,也获得了政府的扶持。随着漆艺藏品的数量和质量不断提升,湖北美术馆努力促成藏品在国内外重要美术机构的巡展交流。2015年12月,湖北美术馆漆艺藏品中的漆平面、漆立体、漆装置、漆影像等35件作品就将代表中国作为中埃两国文化交流活动,赴埃及开罗的中国文化中心举办“中国大漆走世界——湖北美术馆漆艺藏品埃及展”。